将理论运用于实践之中。

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依法撤销商业用房被当作普通住宅的拆迁行政裁决

[编者按]城市房屋拆迁中常见的矛盾是对待非住宅房屋的拆迁补偿安置。众所周知,拆迁补偿安置的标准依据是“房屋的区位、用途、建设面积”,因此房屋的用途之争自2001年政府305号令施行后一直存在。以下这则判决是本所代理的房屋用途之争的一个典型案例。

因案情简单,直接将判决书附上。需要说明的,本案经过二审,最终维持原判!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7)西行初字第219号

原告田秀珍,女,71岁,汉族,北京市第二棉纺织厂退休职工,住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37号。

委托代理人万天飞,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方涌(原告之子),无业,住址同原告田秀珍。

被告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西安门大街115号。

法定代表人刘春伟,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孙波,男,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李翔,男,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干部。

第三人北京首开天鸿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沙滩后街22号。

法定代表人贾宝忠,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克强,男,北京天鸿宝威土地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李俊福,男,北京天鸿宝威土地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职员。

第三人方涌,男,47岁,汉族,无业,住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37号。

委托代理人陈素花(方涌之妻),45岁,无业,住址同方涌。

原告田秀珍不服被告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原告称为北京市西城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的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田秀珍之委托代理人万天飞、方涌,被告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以下简称西城房管局)之委托代理人孙波、李翔,第三人北京首开天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鸿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王克强、李俊福,第三人方涌及委托代理人陈素花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根据天鸿公司的申请,于2005年8月17日作出西国土房管裁字(2005)第136号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该裁决书认定:天鸿公司经有关部门批准后,在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一带进行桃园小区市政代征路项目建设。原告在拆迁范围内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37号有已购住宅公房2间,建筑面积28.65平方米;现场有户籍2户4人。原告在该房屋经营北京市西城区晓芳食品店。经北京西城房地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评估,该住宅房屋拆迁区位补偿价为每建筑平方米8410元、重置成新价为20521元,评估报告已由原告于2004年签收。原告在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37号院1号楼4单元44号承租单位自管房产房屋二居室一套。被告裁决:一、原告及方涌一家于裁决书送达15日内,搬至天鸿公司为其准备的北京市海淀区清河永泰小区2号楼4单元501号二居室内临时周转,并将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37号房屋腾空交天鸿公司拆除;天鸿公司给付原告住宅房屋拆迁区位补偿款240 947元、房屋重置成新价20 521元与购房款4885.6元之差额15 635元,一次性停产停业综合补助费42 975元;共计299 557元,待原告及方涌一家支付周转房屋租金等有关费用并腾空周转房后领取。原告不服被告的上述裁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田秀珍诉称,被告在裁决过程中违反法定程序:给原告送达申请书没有写明具体日期;没有给原告送达答辩通知书,也没有告知原告应有的权利;原告的营业用房,有营业执照和多年按商业用房缴纳租金收据为证,但房屋估价是按住宅用途评估,与实际用途不符。被告明知原告对评估结果有异议,在裁决过程中应委托专家评估委员会对房屋进行鉴定,但被告没有履行这一法定义务,就依据拆迁人单方提供的评估执行,作出裁决。综上,原告认为被告的裁决事实认定不清,违反《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第十条的规定,作出的行政裁决不当,现请求法院判断撤销被告作出的西国土房管裁字(2005)第136号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

被告西城房管局辩称,原告的房屋是按住宅房屋出售的,因此评估也是按普通住宅进行评估的。我局作出的裁决没有违反法律规定,程序合法,故请求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天鸿公司述称,同意被告的答辩意见,请求法院维持被告作出的裁决。

第三人方涌述称,被告作出裁决书的事实依据是原告已购买房屋,但原告没有签订购房合同,不存在购房行为,故被告裁决的依据不成立,应予以撤销。

庭审中被告提供了以下证据:

1.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的送达回执,证明被告依法送达了裁决书。

原告认可2005年8月17日房管局、派出所、拆迁公司等单位人员共5人来原告家送达裁决书,当时方涌之妻在场,其未在回执上签字。

2.调解通知书及裁决申请书的送达回执,证明被告依法向原告送达了相关法律文件。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当时由方涌签收了两份材料,但是送达人不是刘志昂。

3.裁决申请书,证明天鸿公司向被告提出了裁决申请。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被告的证明目的无异议。原告认为被告给其送达的申请书的申请人是北京天鸿宝威土地开发有限公司,且没有第三人方涌的姓名,亦未载明申请时间,与被告现提供给法院的证据不是同一份申请书。

4.调解笔录,证明被告依照裁决程序进行了调解。

原告对该证据的第一页有异议,第二页无异议,被告没有向原告交待权利义务,且没有原先对评估价格及房屋使用性质异议的记录。

5.协议书,证明原告购买房屋的情况,原告是按照住宅房屋购买的。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原告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字,也没有见过这份协议书,原告的签名是由方涌代很签的。

6.营业执照,证明原告在现场经营北京市西城区晓芳食品店。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证明目的均无异议。

7.评估报告,证明原告的房屋经过了评估。

原告认为其没有签收过评估报告,评估报告的时间是2004年9月8日,拆迁人的拆迁许办理时间也是2004年9月8日,评估人未进行现场评估。

8.评估报告领取情况登记表、征询意见表,证明已经将评估报告、征询意见表送达原告。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评估报告不是原告签收的,征询意见表没有给法院提供,故原告对该份证据不予质证。

9.首信牧业管理公司出示的证明,证明原告在西直门内大街237号有一套两居室。

原告认为首信公司不是房产管理部,无权出具该证明,且这份证据与本案无关。

10.常住人口登记卡,证明现场房屋的户口情况。

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无异议。

11.委托书,证明原告在拆迁过程 中委托方涌进行拆迁工作。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委托日期是2005年1月31日,之前未委托。

12.拆迁工地总体情况、第三人拆迁公司与原告协商过程、原告的安置补偿方案,证明申请人提供了相关材料,裁决法律规定。

原告对证扬真实性有异议,原告认为被告向原告送达裁决申请书的时间是2005年2月24日,而申请人提供材料的时间是2005年2月28日,材料不是申请人提供的,是宝威公司提供的;拆迁公司从未与原告进行协商。

13.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明建设单位取得了相关规划批准文件。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许可证上的用地单位是北京市房地产开发公司,与现申请人不一致。第三人方涌认为该证与拆迁许可证的建设项目不一致,且已过两年期限。第三人天鸿公司名称其原名称为北京市房地产开发公司,1998年9月变更为天鸿集团,2007年6月6日变更为现名称。

14.出让合同,证明第三人天鸿公司取得土地使用权。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其与本案无关,且出让合同、拆迁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建设项目不一致。

15.拆迁许可证及续证,证明拆迁符合法律规定。

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没有提供拆迁许可证及续证公示公告的证据,故没有法律效力。

16.第三人营业执照、拆迁公司营业执照、资质证书,证明拆迁公司符合法律规定。

17.评估公司的营业执照及资质证明,证明该公司有评估资质。

原告对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对被告提供的上述全部,第三人方涌同意原告的质证意见,第三人天鸿公司均无异议。

庭审中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

1.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经过了复议程序。

被告、第三人天鸿公司、方涌对该证据均无异议。

2.商业用房证明、2001年3月22日、1992年11月证明、2002年6月3日证明,证明原告房屋的用途是商业用房,出具证明的公司是房屋的产权单位。

被告认为上述证明不能改变房屋的性质。

3.六份房租证明,证明原告按照商业用房缴纳房租。

被告认为该证据不能改变房屋的性质。

4.申请人是天鸿宝威公司的裁决申请书,证明被告送达给原告的申请书与被告提交法院的申请书不一致。

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认为经发现主体有误,故要求第三人天鸿公司进行了变更。

5.建设规划许可证、证明规划局同意原告将房屋作为商业用房经营。

被告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使用性质的变更。

6.困难补助申请,证明原告生活困难。

被告认为其未收到过该申请,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7.方涌的无业证明,方涌之妻陈素花丧失劳动能力证明,证明二人无业,生活非常困难。

被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8.购买公房协议书的原件,证明与被告提供的不一致,原告的名字是方涌签的,原告不知此情况。

被告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

对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第三人天鸿公司被告的质证意见;第三人方涌同意原告的意见。

被告提供的证据1、2,能证据被告所要证明的事项,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3,原告认为与给其送达的申请书不一致,但该证据能证明第三人向被告提出裁决申请的事实;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4的第一页虽有异议,但无其他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对被告提供的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该证据能证明被告所要证明的事项;被告提供的证据5,原告否认其签署过该协议书,第三人方涌称原告的签名系其代签,而被告对此未提供证据加以证实,故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所要证明的事项;被告提供的6-7、9-17及证据8中的评估报告领取情况登记表、能够证明其所要证明的事项,本院予以确认;证据8中的征询意见表,被告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供,原告亦拒绝质证,本院对此不予认证。

原告提供证据1证明其经过了复议程序、证据4能够证明其所要证明的事项;原告提供的证据2、3、5能够证明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37号2间房屋1993年经产权单位同意用于经营,房屋租金相应提高,该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纳;原告提供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不能证明规划同意变更房屋使用性质,该证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告提供的证据6、7与被告的行政行为没有关联性,本案不予采纳;证据8能够证明其所要证明的事项。

本院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认定以下事实:

天鸿公司经有关部门批准后,在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一带进行桃园小区市政代征路项目建设,并于2004年9月8日正式动迁。原告在拆迁范围内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37号承租单位自管住房2间,建筑面积28.65平方米;现场有户籍2户4人,即户主原告、之女方倩;户主方涌、之妻陈素花。1992年11月,产权单位同意原告将该房用于经营,房屋租金相应提高,原告办理了北京市西城区晓芳食品店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食品等。由于在安置补偿问题上拆迁双方未能达到协议,天鸿公司向被告提出裁决申请。2005年1月31日,原告委托第三人方涌作为其代理人,办理了签署拆迁协议书,领取拆迁补偿款等事宜。2005年2月24日,被告向原告及第三人方涌送达调解通知书和裁决申请书。2005年2月28日,第三人方涌参加了被告组织的调解。2005年8月17日是,被告作出了西国土房管裁字(2005)第136号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并于当日向原告和第三人方涌送达。原告不服被告的裁决向北京市建设委员会提出复议申请,北京市建设委员会于2005年12月9日作出维持被告裁决的行政复议决定。

本院认为,《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拆迁与被拆迁人、被拆迁人与房屋承租人达不成补偿安置协议的,经当事人申请,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裁决。被告作为本辖区的房屋拆迁行政主管部门,在拆迁双方未就拆迁补偿达成协议时,有权依当事人的申请作出裁决。

被告在裁决书中认定原告在拆迁范围内已购住宅公房两间的事实,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称购房协议上的签字非其本人所签,第三人方涌称购房协议上的签字系其代签,而被告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原告购房这一事实,故本院认为被告认定原告购房的事实依据不足,被告依据该事实作出的裁决应予撤销。现原告要求撤销该裁决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于2005年8月17日作出的西国土房管裁字(2005)第136号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

二、被告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重新就原告田秀珍与第三人北京首开天鸿集团之间的拆迁纠纷作出裁决。

案件受理费八十元,由被告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   霞

审 判 员: 付 绍 蓉

人民陪审员: 张   波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印)

 二○○八年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    艳


2018年6月30日 14:13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