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理论运用于实践之中。

×××等人与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纠纷案

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女,× 岁,汉族 ,中国林科院华北试验中心退休工人,住北京市门头沟区新桥大街甲43楼×单元×××室。

上诉人(一审原告) ×××,男,66岁,汉族,中国林科院华北试验中心退休工人,住北京市门头沟区新桥大街甲 43 楼 ×单元 ××× 室。

上诉人(一审原告) ×××,男,50岁,汉族,中国林科院华北试验中心工人 , 住北京市门头沟区新桥大街甲 43楼×单元×××室。

委托代理人刘建民,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金平,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南礼士路 60 号。

法定代表人陈刚,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学东,男,北京市规划委员会门头沟分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练兵,北京市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第三人)北京开元盛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石龙西路58号。

法定代表人刘长余,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石岩,男,北京开元盛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

一审原告×××,男, × 岁,汉族, 北京市门头沟区人防办公室干部,住北京市门头沟区新桥大街甲43楼×单元××× 室。

 

    案情简介:

 

×××等人分别是 43 号楼 3-6 层的房屋所有权人。其房屋的东侧有阳台和窗户、北侧有窗户;南侧和西侧无窗户。

新桥大厦位于 43 号楼的东侧。之前,曾经有一座二层7米左右的非居住楼房。2004 年 9 月 9 日 , 市规委根据开元盛世公司的申请 , 作出被诉许可证,许可该公司在 43 号楼东侧建新桥大厦。该规划方案为 : 新桥大厦南北长 51.71 米 , 东西宽 24.6 米 , 高 21.85 米。其西墙距 43 号楼的东山墙 12.3 米。×××等人不服 , 以被诉许可证许可的内容违反法定程序,严重影响该楼房的通风、采光等权益为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撤销被诉许可证。

另查,×××等人在被诉许可证核发之前,曾经向市规委的下属行政部门提出了异议。

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作出 (2005)门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驳回×××等人的诉讼请求。×××等人不服,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认为 :

第一.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北京地区建设工程规划设计通则》(以下简称《规划设计通则》)是市规委制定的一个规范性文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规定的法律、法规、规章中的任何一种。而且,该《设计规则》至今仍是试行稿 , 不具有 强制性。一审法院适用《规划设计通则》,认定建筑问距系 数仅仅适用于长边与长边之间也是错误的。我们的房屋与新 桥大厦正好是正东正西的关系,应当适用建筑系数的规定。

第二.被诉许可证批准的建筑间距违反了强制性国家标准。根据建设部依据《标准化法》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以下简称《国家标准 设计规范训,我们的房屋正好在整栋楼的东侧面,靠正东面的阳台和窗户采光。而根据《建筑间距规定》所列的问距系数都大于1,两栋建筑之间的问距为 12.3 米明显低于规定的间距 , 违反了《建筑间距规定》。所以,新桥大厦应当与我 们的房屋之间大于13米才合理,一审法院认定两建筑的间距 12.3 米合法是错误的。

第三.被诉许可证批准的问距还违反了日照方面的强制性国家标准,被上诉人没有提供日照方面的测算证据。根据 《规划设计通则》第二章第四节 2.4.3, 应对新建筑周围现 状或规划居住建筑的日照情况进行测算 , 其测算结果应满足《国家标准设计规范》的有关标准。我们的房屋先存在 , 对 面原来是二层且地势低的建筑 , 根本对我们的房屋采光没有 影响。新桥大厦的高度 20 多米 , 明显影响了我们房屋的采光。

第四.被上诉人没有全面、合法提供颁发被诉许可证所需的证明文件。其中,缺少建设单位出具的申报委托书、填写完整并加盖单位印章的建设项目规划许可、具有资质的设计单位绘制的设计方案图和总平面图,以及土地挂牌、建设单位设计方案、设计方案批准等文件。但是,被上诉人却用规划意见书替代选址意见书。

第五.由于新桥大厦比原来的建筑高出十几米,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被上诉人在审批之前也知道我们的争议意见的情况下,不举行听证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 国行政许可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

综上,由于被诉许可证的颁发违法,依法应当撤销。但是,鉴于新桥大厦已经建设大部分,撤销该许可证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因此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判决确认被诉许可证违法,并由开元盛世公司进行适当赔偿。

被上诉人市规委辩称:第一、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我委的法定职责,我委作出的被诉许可证不存在超越职权的问题。第二、《规划设计通则》是对《建筑间距规定》中某些概念的技术解释,该《通则》没有和《建筑间距规定》相冲突,也没有违反《建筑间距规定》中的相关规定。第三、我委颁发被诉许可证的程序合法。我委是根据开元盛世公司提供的的相关批准文件,被诉许可证的颁发程序合法。第四、被诉许可证没有违反我国法律规定。新桥大厦与43号楼属于典型的长边对端边的情况,符合《建筑间距规定》中不小于12米的规定。第五、我委按照法律规定及时向一审法院提供了有关证据。第六、被诉许可证不需要举行听证。我国法律、法规及规章没有要求对普通商业用房的规划许可进行听证。被诉许可证是严格按照有关的法律法规作出的,不涉及上诉人的重大利益,况且是在原有房屋的基础上建设,故不需要进行听证,也不应该举行听证。因此,被诉许可证没有违反有关法律规定,且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维持被诉许可证,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法院判决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认定了上述案情,并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行政许可直接涉及申请人与他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申请人和利害关系人有要求听证的权利。对于将要承担不利影响的一方要求听证的,行政机关应当进行听证。

同时,行政机关有义务告知相关人有申请听证的权利。由于新审批的新桥大厦高于原来建筑的高度,该建筑的审批对于上诉人来讲是重大利益。市规委在核发被诉许可证之前, 应当对该建筑的审批是否对上诉人的居住和生活产生不利影 响举行听证会 , 听取相关人的意见。市规委在明知上诉人对新桥大厦的审批有异议的情况下,未举行听证会,即作出被诉许可证 , 违反法定程序,依法应当予以撤销。鉴于上诉人×××等人提出撤销被诉许可证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失,请求本院确认被诉许可证违法的上诉主张 , 本院予以支持。由于梁敬茹等人提出开元盛世公司给予赔偿的请求属于民事争议,且其未在一审诉讼中一并提出 , 故本院不予审理。

二OO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北京市每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5) 一中行终字第 935 号行政判决书。判决:一审判决驳回梁敬茹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 3 目及最高人民 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判决如下 :

一.撤销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2005)门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

二.确认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于二 O O 四年九月九日向北京开元盛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颁发的“2004 规(门)建字0047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违法;

三.驳回上诉人×××、×××、×××的民事赔偿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一.建设工程规划许可是否应当听证?

《行政许可法》于2004年7月1日实施,该法的出台意义十分重大。该法第46、47条规定了三类实施行政许可前应当举行听证的事项:

1.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行政许可事项;

2.行政机关认为需要听证的其他涉及公共利益的重大行政许可事项;

3.行政许可直接涉及申请人与他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行政许可事项。

这是《行政许可法》实施过程中各行政机关应当重视的一个重大方面。由于《城市规划法》和《建筑法》等并没有对用地规划许可是否需要举行听证明确规定,因此在行政机关实施建设工程规划许可前是否要举行听证,则由行政机关根据情况来掌握。从目前我国的现状看,行政机关在实施建设工程规划许可前举行听证的仍极少存在。我们认为这是不正确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大多涉及公共利益,其根本是用地利益,应当是重大行政许可事项。由于这方面并无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因此现实中争议很大。虽然本案的胜诉是源于第三类事项,但是土地是稀缺资源,土地的使用我国是有严格限制的,因此从立法宗旨分析,今后的立法应当在这方面予以完善。

 二.虽然法院以行政机关程序违法判决市规委败诉,但是法院并没有在实体上对该用地规划许可是否合法作出判断,实属遗憾!

本案在一二审中争议的焦点是是否采用间距系数?由于新桥大街甲 43楼×单元的住房在板楼的端面,其通风和采光都依赖于端面,北京市规委强调依据《建筑间距规定》和《北京地区建设工程规划设计通则》适用长边对端边的间距规定也不适用间距系数。可北京市规委在《北京地区建设工程规划设计通则》中规定:“计算建筑间距系数的范围:1、二层和二层以上居住建筑的居室窗位于朝向南偏东(或偏西)60-105度范围内时,只计算其居室窗朝向正东(或西)方向上板式遮挡建筑的间距系数。二层和二层以上居住建筑的居室窗位于朝向南偏东(或偏西)小于60度范围内时,只计算其居室窗朝向方向上平行相对的板式遮挡建筑和正南方向上遮挡建筑的间距系数。当被遮挡建筑朝向相互垂直的居室窗数量相差10倍以上时,只计算多数居室窗所在朝向上遮挡建筑的间距系数”。从这些规定来看新桥大街甲 43楼×单元与北京市规委许可的建筑之间×单元是要适用间距系数的。同时《北京地区建设工程规划设计通则》中还规定“2.4.5  其它间距1.通风间距,通风间距是为了获得较好的自然通风,两幢建筑间为避免受由于风压而形成的负风压影响所需保持的最小距离。2. 生活私密性间距。应在设计中注意避免出现对居室的视线干扰情况。一般最小为18米”。因此,北京市规委在许可证中核定新桥大街甲 43楼×单元的住房与新桥大厦二建筑之间的间距为12.3米是不符合《建筑间距规定》和北京市规委自定的《北京地区建设工程规划设计通则》要求的。

间距争议是用地规划许可实体方面的内容,本案的许可间距是否违法是双方争议一个重要方面,但法院却对此不作判断。显然在回避问题,这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没有起到“定份止争”的作用。

三.用地规划许可违法造成的损失索赔难。

本案虽以新桥大街甲 43楼×单元的居民胜诉结案,但居民以后的索赔仍然相当艰难!由于至今我国还没有在侵犯采光权、通风权、隐私权方面该如何赔偿的具体标准和或规则,因此无论是提起国家赔偿还是民事赔偿诉讼,都是相当困难的。其后果是:法院判定受害方采光权、通风权被侵害,受害人仍难以通过法律的强制手段来全面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现有一些案件也多以调解结案。



2018年6月30日 14:11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