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理论运用于实践之中。

天津市南开区法官打律师事件背后的拆迁案例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天津二纬路被拆迁人的委托指派王才亮和王令律师担任其诉天津市南开区建委违法公告变更拆迁范围一案的代理人,王令律师在代理群众去天津市南开法院立案时发生了“法官打律师”事件,经包括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天津分社、凤凰卫视、法制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央电视台、新京报、华夏时报、中国律师网、凯迪社区网、新浪网、搜狐网、网易网等等媒体的关注,从而使得本案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广泛关注。事发之后,相关事件的调查组不断升级,最终由天津市委调查组来具体调查,中央政治局委员张立昌对此有批示意见。

天津市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为天津市地下铁道总公司批准发放的津房拆许字(2004)第12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对北起南开二纬路、南至南开二纬路以北、西起寿康西里、东至南开三马路的拆迁范围实施房屋拆迁,当事人居住的房屋均不在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拆迁范围之内。后来,群众一直反映此问题仍然没有相应的重视。直至天津市南开区建委下达拆迁裁决书,并向南开区法院申请强制拆迁时,方才注意到这一问题。天津市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撤回强制执行申请,并于2006年3月6日发布更正公告对其2004年11月10日所核发的[津房拆许字(2004)第12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及其2004年11月11日公布的[津南开拆公字(2004)第11号<拆迁公告>中的拆迁范围进行更正。更正之后,南开建委又重新申请了强制执行申请,此时距其撤回申请不足一周。更正公告实质上擅自扩大了拆迁范围,将拆迁许可证的南至方向扩大,其中把群众的房屋包含进了拆迁范围,使得群众陷入到违法拆迁之中。发生法官打律师的事件后的第二天,南开法院依然对群众的房屋实行了强制拆迁。众多被拆迁群众无家可归,流离失所。

作为代理人,深感“法官打律师”事件虽然是法律人的悲哀,体现了有些公务员和法官对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冷漠,而打律师和不立案背后的违法拆迁更与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值得有关部门关注。而有关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着实让律师倍感无奈。

 

一,本次拆迁是典型的违反党中央相关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的违法拆迁,客观上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影响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良好形象。

1,本次拆迁建设项目不实,严重影响政府的公信力,违背了党中央执政为民,不与民争利的基本国策。

在本次拆迁过程中,所有的拆迁工作人员都坚持声称本次拆迁是因为地铁项目,要求广大被拆迁群众支持市政建设。即使,在进入诉讼后的答辩中,南开区建设委员会依然向公众坚持该观点。然而,通过有关证据材料和客观已经发生的事实都可以证明,这些向公众作出的所谓的“地铁市政工程项目”全部虚假。在本案案发前,天津地铁已经竣工运行,该地段的“地铁市政工程项目”显然子虚乌有。而通过对该案的进一步调查,该项目的幕后逐渐走向前台,天津百城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已经公开在网上宣称,该建设项目是其与天津地铁总公司合作开发的房地产项目,项目名称就是“二纬路住宅项目”,日景夜景透视图都已经出现在百城公司的工作场所。所有的已经签订合同的拆迁群众和没有签订合同的拆迁群众都因此感觉受到巨大欺骗。有关部门以市政建设为名,欺骗公众,不仅可以达到以公权力大力推动拆迁的效果,而且利用《天津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规定》第九条的规定,规避了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七条的规定,在欠缺相应的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国有土地使用批准文件和规划许可的情况下,就以地铁总公司的名义申领到拆迁许可证,从而为开发商牟取不正当利益。

2,天津南开区建委擅自以笔误为由,变更拆迁范围。

天津市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为天津市地下铁道总公司批准发放的津房拆许字(2004)第12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对北起南开二纬路、南至南开二纬路以北、西起寿康西里、东至南开三马路的拆迁范围实施房屋拆迁,二纬路被拆迁人居住的房屋均不在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拆迁范围之内。天津市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于2006年3月6日发布更正公告对其2004年11月10日所核发的[津房拆许字(2004)第12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及其2004年11月11日公布的[津南开拆公字(2004)第11号<拆迁公告>中的拆迁范围进行更正。该更正公告实质上擅自变更了拆迁范围,将拆迁许可证的南至方向扩大,改为南至南开二纬路以南一百米。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如果按原拆迁许可证范围可能很难确定拆迁范围,也可能原来的申报材料想确定的拆迁范围就是后来变更的拆迁范围。但是拆迁范围是拆迁许可中的重要内容,经过拆迁公告后,向社会产生公信力,不得擅自变更。如需变更必须经过法定程序。何况还有两点情况值得注意,一是假如将原拆迁许可证的北起南开二纬路改为南开一纬路(服装街)同样可以形成有效的拆迁范围;二是即使笔误,如前一点提到的一字之差尚可解释,而南开区改动的是四个字,由“北”改为“南一百米”。

3,该地块的被拆迁群众普遍反对此次拆迁的情况下,南开建委等部门大力推动强制拆迁。

南开建委在颁发拆迁许可证时并未根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将关系到被拆迁人重大利益的行政许可事项告知利害关系人被拆迁群众,更没有举行听证等法定程序。实质上,在居住范围内的八角楼居民普遍反对此次拆迁。八角楼本身是商住设计的楼房,质量过硬,远未达到涉及使用期限,拆去此楼建新楼毫无必要,是典型的重复开发浪费。

而且,在普遍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南开建委进行大面积的裁决,随后申请法院予以大面积的强拆,严重的影响该区域的和谐稳定。

4,南开建委的裁决程序多处违法,严重侵害群众利益。

南开建委的拆迁范围的更改是其在裁决作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经有关被拆迁群众强烈反对而更改的。即使认可其变更拆迁范围公告的效力,那么有关拆迁范围变更的拆迁许可行为也应当在公告后方才生效,行政裁决更应在此之后。然而,现有的拆迁行政裁决全部在变更拆迁范围之前,裁决时,被拆迁人并不在拆迁范围内。

除此之外,在拆迁的评估程序和结果上也是问题重重。拆迁人准备的周转房也严重不足,甚至出现将一个房屋裁决给多户周转的基本错误。

5,在此次拆迁中,拆迁工作人员工作方法方式严重违背共产党人的基本原则,严重伤害群众的感情,南开建委对此监管不利。

首先是拆迁工作人员对中央精神和法律法规的公然不遵守与漠视。后来在出现“法官打律师”事件后,不少被拆迁群众因为强制拆迁而无房可住,群众去找到拆迁工作人员,有关人员竟然要求群众写“悔过书”,否则对群众的周转安置不予解决。群众何过之有,需要写悔过书来获得自己应有的补偿安置?被强拆群众因此至今未获安置。

本着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角度,本着维护国家良好形象的原则,律师没有接受任何境外媒体采访,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的时候,对此次拆迁中出现的重重黑幕也是隐忍不发。然而,面对群众流离失所,面对群众无家可归,面对群众老泪纵横,作为共产党员无法无动于衷。

然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律师,我的能力还很有限。“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古人的话,主席尚且自知,何况是我。唯有将此案公之于众,并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对群众的疾苦及时关心,督促天津市南开区乃至天津市的有关拆迁管理部门纠正错误,加强对违法拆迁的监管。


2018年6月30日 14:10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