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理论运用于实践之中。

张杰等14人与廊坊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纠纷案

(2012)冀行终字第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杰,男,汉族,1963年12月18 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广阳区解放道陵园西桥西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闫东清,男,汉族,1965年10月22日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安次区码头镇金官屯村05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任树海,男,汉族,1963年7月18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安次区码头镇南壕村01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学岭,男,汉族,1975年4月15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广阳区金光道先农里小区1单元301室。

上诉人(原审原告)任术河,男,汉族,1968年6月12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安次区码头镇南壕村02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少利,男,汉族,1968年2月21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安次区码头镇史庄村1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少旺,男,汉族,1962年9月16日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安次区码头镇史庄村1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浩,男,汉族,1987年4月1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广阳区金光道先农里小区2栋1单元601室。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兴帮,男,汉族,1943年8月5 日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广阳区管道局9区21栋1单元1604 室。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芳,女,汉族,1972年10月16 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广阳区和平路吉庆里3条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贺刚,男,汉族,1952年8月4 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大城县旺村镇南楼提村南北街30 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闫东江,男,汉族,1970年7月1 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安次区码头镇金官屯村3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振校,男,汉族,1941年12月20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巿龙泉驿区龙泉航天北路丁区112 栋1单元3楼5号。《參^:安,咖 ":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桂英,女,汉族,1975年11月14曰出生,住河北省廊坊巿广阳区管道局1区7栋3单元101室。

委托代理人李金平,北京巿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建民,北京巿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廊坊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聂瑞平,巿长。

委托代理人姬国利,廊坊巿人民政府法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扬,河北凌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杰等14人因房屋征收一案,不服廊坊巿中级人民法院(2011)廊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杰、刘学岭,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李金平,被上诉人廊坊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姬国利、刘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

原审认为…

张杰等14人不服〔2011〕廊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其房屋建成至今才十几年,房屋质量和配套设施均很好,旁边的一些房屋状况也很好。廊坊巿规划局关于被征收范围内房屋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的情况说明不符合事实。征收后上诉人的房屋用地将用于商业中心区二期(苏宁广场)项目,该项目并不属于《条例》第八条所列公共利益的情形。二、廊坊巿人民政府提供的相关证据不能证明《征收决定》的作出符合国务院《条例》第九条有关规划计划的要求。三、廊坊巿人民政府对征收补偿方案未依法组织有关部门进行论证,未征求公众意见。被上诉人提供的签到表和录像不能证明论证的情况,应当提供文字记录证明论证的情况;廊坊巿人民政府没有将补偿方案草案征求意见情况和根据公众意见修改的情况及时公布。廊坊巿人民政府未依法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廊坊巿人民政府作出《征收决定》未经过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定。廊坊巿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征收补偿费用足额到位、专户存储、专款专用。

廊坊巿人民政府答辩称,一、虽然上诉人房屋不属于危房,但是征收区域总共有770多户,其中一半多是平房。征收区域位于廊坊巿商业中心区,基础设施和房屋状况已远远落后于周边区域,答辩人作出的《征收决定》完全是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二、《征收决定》是在经过调查、论证、征求意见、风险评估等相关程序后作出的。答辩人作出的《征收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依法维持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2011年3月3日,廊坊巿人民政府作出了廊政【2011〕14号《征收决定》。决定对巿区北起金光道、南至解放道、东起新华路、西至文明路范围内国有土地上的房屋予以征收,总占地面积为236亩(扣除根据规划拟保留部分),地上建筑物面积为12.68万平方米。其中住宅占地55.27 亩,建筑面积7.17万平方米,涉及居民722户;商业建筑占地29.81亩,建筑面积3.36万平方米;机关办公单位占地31.68亩,建筑面积2.15万平方米。同日,《征收决定》在《廊坊日报》公告。张杰等14人的房屋在此次房屋征收范围内,其因不服该《征收决定》,……河北省人民政府作出冀政复决[2011]24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廊坊巿人民政府作出的《征收决定》。…

一审期间,廊坊巿人民政府向人民法院提交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有:1、《廊坊市人民政府关于对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区域内房屋征收的决定》;2、《廊坊巿规划局关于对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区域内房屋和基础设施等情况的说明》;3、《廊坊巿国土资源局关于对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区域内全部为国有土地的说明》;4、《廊坊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2011年廊坊巿城建工作要点》、《关于开展城镇建设三年上水平工作的实施意见》;5、《廊坊巿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工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收意见稿)》、廊坊巿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召开征收补偿方案论证会的会议签到表和影像资料、2011年1月30曰《廊坊巿人民政府关于廊坊巿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工程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进行公布的公告及2011年1月31日刊登公告的《廊坊日报》、经征求意见并修改后的《廊坊巿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工程征收补偿方案》和廊坊巿人民政府决定将修改后的补偿方案再次予以公布的公告及2011年3月3日(刊登有该补偿方案全文及廊坊巿人民政府公告)的《廊坊日报》;6、廊坊巿金泰安全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廊坊巿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2011年1月20日廊坊巿人民政府关于廊坊巿商业中心区(二期)工程区域内的房屋进行征收的《常务会会议纪要》、廊坊银行出具的征收补偿费用存款证明、廊坊巿人民政府拆迁安置办公室与廊坊巿凯创房产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的筹措资金协议;7、《广阳区人民政府关于对征收范围内未登记的建筑进行调查认定的情况说明》;8、《廊坊巿人民政府关于对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区域内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及2011年3月3日刊登此公告的《廊坊曰报》;9、廊坊巿商业中心区(二期)回迁区规划设计平面图;10、 2005年10月8曰廊坊巿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巿拆迁安置办公室机构设置的批复》。

张杰等14人在一审期间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张杰等十四人的身份证复印件;2、张杰等十四人的房产证、销售合同及付款凭证。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3、廊坊巿人民政府的公告及《征收决定》;4、河北省人民政府的复议决定。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具体行政行为存在及复议结果。5、照片一组。用以证明上诉人房屋现状。6、廊坊巿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平台网页关于饶贵华身份的说明。用以证明饶贵华系廊坊巿副巿长。

本院对上述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与真实性予以釆信。


二审庭审后,廊坊巿人民政府又向本院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1、廊坊巿清泉供水有限责任公司证明、廊坊巿巿政设施管理处证明、廊坊巿房屋安全鉴定中心证明、廊坊巿燃气管理办公室证明。上述证据用于证明被征收区域基础设施落后,危旧房屋集中;2、《廊坊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下达廊坊巿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通知》、《廊坊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廊坊巿城巿总体规划〔2008-2020》〉、《廊坊巿城巿商业网点规划》、《廊坊巿“十二五”规划纲要(汇编》〉。上述证据用于证明本案征收房屋的各项建设活动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专项规划,旧城区改建项目已纳入巿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3、商业中心二期工程征收安置统计表。用于证明多数被征收人已经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

廊坊巿人民政府在二审庭审后补充提交的上述证据不符合行政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和要求,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本院认为,本案被征收区域存在配套设施不全、基础设施落后和危旧房屋集中的客观情况,廊坊巿人民政府为了不断提升城巿形象,完善城巿功能,改善巿民居住和工作环境,作出了《征收决定》。该征收决定符合廊坊巿城巿规划和城巿发展的要求。虽然廊坊巿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的过程中存在一定问题,但考虑到房屋征收工作已进行到一定程度,为了避免造成公共利益的重大损失,对上诉人张杰等14人要求撤销被诉征收决定的诉讼请求不应支持。廊坊巿人民政府在征收过程中应当按照《条例》的规定依法保障上诉人的财产权益,给予上诉人公平补偿。原审判决维持廊坊巿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廊坊巿中级人民法院[2011]廊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上诉人张杰等14人要求撤销廊坊巿人民政府《关于对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区域内房屋征收的决定》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100元,由上诉人张杰等14 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丽平

代理审判员 魏立超

代理审判员 刘 涛

二○一二年五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梁俊丽

上诉意见:

一、被上诉人此次征收的目的不符合公共利益的要求,一审法院判决规避了是否公共利益这个问题。

1、被上诉人认定征收区域属于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与事实不符。

上诉人的房屋建成至今才十几年,房屋质量、配套设施均很好,旁边的一些房屋状况也很好。规划局的情况说明不能证明征收范围内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城市人民政府和建筑物的所有者或者使用者,应当采取措施,加强建筑物维护管理,延长建筑物使用寿命。对符合城市规划和工程建设标准,在合理使用寿命内的建筑物,除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外,城市人民政府不得决定拆除。

《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2004年)》规定危险房屋,系指结构已严重损坏或承重构件已属危险构件,随时有可能丧失结构稳定和承载能力,不能保证居住和使用安全的房屋。是否属于危险房屋应当以房屋安全鉴定机构的鉴定结果为准,规划局无权作出认定。

情况说明称基础设施落后,过于笼统,没有说明那方面的基础设施落后。(建设部令第89号)《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招标投标管理办法》中规定,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是指城市道路、公共交通、供水、排水、燃气、热力、园林、环卫、污水处理、垃圾处理、防洪、地下公共设施及附属设施的土建、管道、设备安装工程。实际情况是上诉人房屋的城市道路、公共交通、供水、排水、燃气、热力、园林、环卫、污水处理、垃圾处理、防洪、地下公共设施及附属设施的土建、管道、设备安装工程均不落后,改建后城市道路、公共交通等方面也不会变化。

2、征收后的土地将用于商业中心区二期(苏宁广场)项目。

从被上诉人的众多证据可知,征收后上诉人的房屋用地将用于商业中心区二期(苏宁广场)项目,显然这是一个典型的商业项目,这并不属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八条所例公共利益的情形。

因此,被上诉人征收的目的不属于“由政府依照城乡规划法有关规定组织实施的对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等地段进行旧城区改建的需要”的公共利益情形,也不属于其他公共利益的情形。是典型的商业开发!

二、被上诉人作出征收决定还缺少相关要件。

1、房屋征收决定未满足“确需”的要求。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八条的规定,符合公益利益仅是可以征收的条件之一,同时还需符合“确需”的条件。“确需”从字面理解应当是“确实需要”,是不同于一般的需要。“确需”性质上属于需要,但是这种需要是只有通过实施此征收房屋才能实现这一公共利益,是一种极端的需要,即此征收房屋是实现这一公共利益的必要条件,没有其他方式可以替代,能通过其他方式实现公共利益的则不属于确需。一般的需要则不具备这一特性。

对于“确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九条作了一定的规定,即“确需征收房屋的各项建设活动,应当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专项规划。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旧城区改建,应当纳入市、县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从举证看,被上诉人没有提供相关的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专项规划、市、县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

尤其是《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编制工作的若干意见》(国发〔2005〕33 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2004年)》第八条、第四十四条均规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应经地方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因此严格意义上,旧城区改建应当经市、县级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方可实施房屋征收。人大是权力机关,也民意的代表机关,其作出的决定在法律上更符合民意。实际上,《廊坊市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纪要》(第24号)中也要求对商业中心项目(二期)以市政府党组名义提交市委常委会审议,可惜被上诉人并没有遵照执行。

2、被上诉人的证据不能证明征收补偿费用足额到位、专户存储、专款专用。

仅一个房产公司的一般帐户存款证明,显然不能证明征收资金已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补偿费用已经足额到位、专户存储、专款专用。何况此资金证明还是征收决定作出后才出具的。

三、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征收程序违法没有事实依据。

1、被上诉人对征收补偿方案未依法组织有关部门进行论证,未征求公众意见。

被上诉人提供的签到表和录像不能证明论证的情况,应当提供文字记录证明论证的情况。被上诉人没有将补偿方案草案征求意见情况和根据公众意见修改的情况及时公布,这方面没有任何证据。

2、被上诉人未统计究竟有多少被征收人认为征收补偿方案不符合规定。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12条规定,因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多数被征收人认为征收补偿方案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由被征收人和公众代表参加的听证会,并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庭审中被上诉人并没有就究竟有多少被征收人不同意补偿方案草案进行举证。

3、被上诉人未依法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

虽然被上诉人提供了廊坊市金安泰安全评价有限公司《廊坊市商业中心区(二期)改造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但并不具合法性,廊坊市金安泰安全评价有限公司只能按照《安全生产法》等规定对企业生产安全进行评估。被上诉人应当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法治政府建设的意见》(2010年10月10日)中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的要求操作才对,此意见已经勾勒出如何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的基本框架,可以作为审查房屋征收中进行的社会风险评估是否合法的依据。

4、被上诉人作出该征收决定未经过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定。

《廊坊市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纪要》(第24号)参与主体不符合要求,会议内容也未正式作出征收的决定。

四、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作出的征收决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是错误的。

在作出征收决定的过程中,被上诉人不仅没有适用《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2004年)》、《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招标投标管理办法》、《安全生产法》、《消防法》等法律、法规、规章,还参照已被廊坊市人民政府〔2010〕第6号废止的《廊坊市旧城改造管理暂行办法(修订稿)》。显然,被上诉人在作出征收决定过程中适用法律过于狭隘。一审法院对被上诉人作出的征收决定所适用的法律是否合法显然没有进行审查。

律师点评:

一、二审判决仍然是一个带有明显中国特色的错误判决。

二审虽然撤销了一审判决,但也认定:“虽然廊坊巿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的过程中存在一定问题,但考虑到房屋征收工作已进行到一定程度,为了避免造成公共利益的重大损失,对上诉人张杰等14人要求撤销被诉征收决定的诉讼请求不应支持。”实际上是对廊坊市政府所做错误征收决定的包庇。“存在一定问题”含糊不清,实际上“问题”大的很,体现了政府的强权,本质上是对公民不动产物权的严重侵犯,我们在代理词和上诉状中说的十分清楚。

仅法律技术层面上,二审判决也是错误的。“存在一定问题”实际上就是违法,只是法律不愿,可能也不敢作出违法的认定。行政诉讼中对政府违法,判决往往冠以“一定问题”、“瑕疵”等掩饰行政违法。二审以避免造成公共利益的重大损失为由驳回起诉是错误的。公共利益如何重大损失没有说明。对于违法具体行政行为,如撤销会给公共利益造成损失,虽可不撤销,但仍应当依法作出违法的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八条规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撤销该具体行政行为将会给国家利益或者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判决,并责令被诉行政机关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造成损害的,依法判决承担赔偿责任。”

廊坊市政府征收决定实际上是不争的事实,二审法院也在大大超过法定审限并在上诉人基本协商好补偿后才作出判决的,是一个带有明显中国特色的行政判决!

二、公共利益的法律内涵没有得到正确执行,依法征收任重道远!

本案中廊坊政府是以“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系公共利益情形之一)为由实施征收的,但廊坊市政府在这一点的落实上明显是在“践踏”法律。征收收范围的房屋许多都是建成才十几年的商品房,甚至一些业主收房才五年,房屋的状况都相当好!市政府仅以规划局的一个说明就认定了“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整个材料中未做一个危房的鉴定(是否危房需依法鉴定),危房也有等级并非一概要拆除。

廊坊市政府之所以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所限定的公共利益于不顾,乃利益趋使。实际上此项目已经定为苏宁广场项目,一个典型的商业开发项目,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从廊坊市的这一征收行为反映,贯彻落实《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公益利益将任重道远!尚需国人的共同努力!

三、公民的私有不动产没有得到充分的保护,维权应尽早。

本案14位原告的房屋均是购买才十几年的商品房,质量和房形都很好,周边的道路等基础设施也很好,实际上征收后道路基本没有改变。还有解放道44号体育局综合楼(楼下全是商业房)2006年才交付使用,2011年就决定征收,类似的房屋征收范围范围内相当多。对于质量如此之好的房屋仍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征收,可见公民私有不动产保护的难度。好在14位原告维权意识较强,以及启动了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等程序,才使房屋未那早被拆除,也为协商补偿安置争取了主动,二审判决也是在14位上诉人基本谈好后才作出的。

由于对具体行政行为的申请行政复议的时限是60日、提起行政诉讼的时效一般是三个月,因此被征收人如不服,应当及时启动维权程序,以争取主动。


2018年6月30日 14:10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