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理论运用于实践之中。

范时珍与江安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城乡建设行政处罚纠纷

原告:范时珍,女,1976年1月28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江安县江安镇灯杆山村凤凰咀组,公民身份证号码512529197601280022。

委托代理人:李金平,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安桥,四川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安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住所地:江安县江安镇建设路84号。

法宝代表人:廖光琼,局长。

委托代理人:严明三,四川蜀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范时珍与被告江安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行政处罚一案,原告于2013年8月2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诉称,……

被告辩称,……

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10日,被告向原告送达了《江安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建设监察执法调查通知书》江住建[2013]调字157号,要求范时珍于当日提供:身份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批准建设文件)及其设计方案、《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及其施工设计图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和中标书及其他有效证明材料接受调查。5月18日被告在乐靖休闲望而却步内对原告进行询问并制作建设监察执法询问笔录和责成勘查笔录各一份。期间被告所属执法人员王志敏、郑云修并未向原告出示其执法证件。

5月20日,被告向原告送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5月22日,原告向被告递交了《行政处罚申辩书》。被告复核原告的申辩理由后认为不成立。

5月24日,被告向原告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江住建(2013)罚字157号(内容如下:范时珍 江安镇灯杆山凤凰咀组 本局于2010年1月12日对你涉嫌违法建设一进行了立案,日前已调查完毕,并依法履行了事先告知程序,现已查明:你未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就在江安镇灯杆山村凤凰咀组乐靖休闲庄内进行棚、房建设,其中钢架彩钢瓦棚一个,建筑面积45.41平方米;砖瓦棚五个,建筑面积320.31平方米;砖瓦房二幢,建筑面积253.5平方米;彩钢瓦房二幢,建筑面积649.52平方米。以上事实有《现场勘验笔录》、当事人陈述、视听资料等证据为证,足以认定你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证”的规定,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规定,责令原告于2013年5月27日9:00时前自行拆除上述违法建筑物,逾期未拆除的,将依法强制执行。)并在文书中告知原告相应的复议和诉权。原告范时珍认为被告江安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执法程序严重违法,故诉致法院请求热销1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另查明,原告范时珍与王桂强系夫妻关系。乐靖休闲庄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性质为:个体工商户。

以上事实,有被告提交的《四川省建设行政执法现场检查(勘验)笔录》、《江安县住房和建设规划局建设监察执法调查通知书》江住建[2013]调 字157号、《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申辩书》、《行政处罚决定书》江住建(2013)罚字157号、相关送达回证、原告提交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结婚征》、及原、被告当庭陈述以佐证。

本院认为,行政机关的执法程序应当符合法律规定。被告江安县领班必城乡规划建设局所属的执法人员郑云修、王志敏两位执法人员未向原告范时珍出示有效执法证件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行政机关在调查或者进行检查时,执法人员不得少于两人,并应当向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出示证件。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应当如实回答询问,并协助调查或者检查,不得阻挠。询问或者松果应当制作笔录。”的规定属于执法程序违法。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江安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江住建[2013]罚字1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江安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邱 晶

审 判 员 舒成学

人民陪审员 肖永生

二O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周仁刚

律师点评:

本案虽胜诉,但类似案件引发的思考并不少。本案是一起因违法建设引发的行政处罚案件,但在目前的拆迁大潮中有一定的典型性。多地政府总是到拆迁时才对未登记房屋进行处理,且简单机械的将未登记认定为违法建设并责令拆除,这极大地加剧的矛盾的冲突。

一、 政府平时应当加强管理,不要到拆迁时才拆违。

本案在行政处罚后不久,政府就作出了行政强制决定书,并实施强制,这引发了被执行人范女士的强烈反抗,其以割腕自杀反抗,幸好强拆没有继续,才没有出现严重后果。类似的案情,实践并不少见。对于未登记房屋,各地政府应当及时管理,依法处理。本案就是因为需要拆迁,在协商不成的情况下,才实施了行政处罚。此时,被处罚人很容易认为政府是在替开发商说话,是为了要地,才如此。本案中的房屋虽未登记,但政府范女士颁发了《江安县优秀人才示范岗》证书、《优秀产业带头人》证书,并被宜宾市农家乐星级评定委员会评定为四川省星级农家乐,政府的视察、评定是如何做的呢?一方面对范女士的经营予以肯定,一方面拆迁了却全盘否定。试想,如果平时对未登记房屋及时处理了,矛盾则不会这么激烈。

二、对于未登记房屋不能简单的责令拆除,拆迁中应当视情况适当补偿。

现实中对于未登记房屋,政府往往机械的按照责令拆除处理,这不是正确执法。对于未登记房屋,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处理,不能一刀切。对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限期改正;对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可限期拆除。

对于这类房屋的拆迁,不应当一律不补偿,应当视情况而定。《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认真做好城镇房屋拆迁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3〕42号}中明确指出“对拆迁范围内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手续不全房屋,应依据现行有关法律法规补办手续。对政策不明确但确属合理要求的,要抓紧制订相应的政策,限期处理解决;一时难以解决的,要耐心细致地做好解释工作,并积极创造条件,争取早日解决。”

三、法院在具体案件中应当公正判决,监督政府。

本案虽胜诉了,但法院仅以程序违法判决撤销行政处罚,是给政府“留情”了。我们认为本案中从行政处罚权、《城乡规划法》的适用、建筑物的合法性认定等方面,政府的认定都是错误的,此就不详述了。作为法院,在这类具体案件,应当全面客观的对行政行为作出认定,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司法监督功能,促进政府依法行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2018年6月30日 14:09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