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理论运用于实践之中。

尚芳恩、尚艳峰与人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强拆行政赔偿纠纷案

〖判决书摘录〗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赔偿判决书

(2014)宿中行赔终字第00012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尚芳恩,男,……

上诉人(一审原告〕:尚艳峰,男,……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金平,北京巿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住所地安徽省宿州巿砀山县政务新区县人民政府办公大楼,组织机构代码77112513 - 5。

法定代表人:刘志清,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松,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李夫永,安徽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尚芳恩、尚艳峰因其诉被上诉人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砀山县城管局〕行政赔偿一案,……本案已审理终结。

2007年9月5日,砀山县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与砀山县城管局将尚芳恩、尚艳峰的房屋强制拆除。

尚芳恩、尚艳峰一审起诉称:……

一审法院查明:2007年9月5日,砀山县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与砀山县城管局将尚芳恩、尚艳峰的房屋强制拆除。2009 年5月4曰,宿州巿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宿中行终字第53号、第5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砀山县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及砀山县城管局的拆迁行为违法,责令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2010年11月29曰,尚芳恩、尚艳峰通过特快专递向砀山县城管局邮寄《行政赔偿申请书》及附件材料,砀山县城管局于同年12月5日收到。砀山县城管局在法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尚芳恩、尚艳峰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判决:一、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房地产评估值677826,32元、赔偿原告尚艳峰房地产评估值706383,32元、赔偿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评估费11100 元。二、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尚艳峰附属物及装修折款19778.56元。三、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搬家补助费439, 86元、临时安置补助费64219. 56元,赔偿原告尚艳峰的搬家补助费630,45元、临时安置补助费92045,70元。四、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返还给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被拉走的物品。五、驳回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要求赔偿误工费、律师费、车旅费的诉讼请求。尚芳恩、尚艳峰与砀山县城管局均不服,分别提起上诉。

尚芳恩、尚艳峰上诉称:……

砀山县城管局答辩称:……

砀山县城管局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安徽淮海资产评估事务所作出的皖淮资评报字(2014)21号《评估报告书》不能作为本案判决依据。该《评估报告书》将2014年6月20曰作为评估基准曰没有法律依据。安徽淮海资产评估事务所进行评估时,房屋已被拆除,该《评估报告书》所依据的事实不清,不能将其作为认定房屋价值的依据。该《评估报告书》的土地使用权单价依据宿国土资[2011] 2号宿州巿国土资源局公告取二级地段住宅地价调整没有法律依据,应当依据2007年时宿州巿国土资源局的相关规定。二、砀山县城管局对安徽淮海资产评估事务所的评估资质不予认可。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尚芳恩、尚艳峰答辩称:一、……。二、在一审庭审中,砀山县城管局已表示不申请重新评估,在二审中对评估机构的资质提出异议没有依据。

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案件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损害的,应当返还的财产损坏的,能够恢复原状的恢复原状,不能恢复原状的,按照损害程度给付相应的赔偿金;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本案中,砀山县城管局实施的拆迁行为已被生效裁判确认违法,对因违法行为给尚芳恩、尚艳峰造成的损失,砀山县城管局应予赔偿。尚芳恩、尚艳峰的房屋已经被拆除且原址已新建房屋,故无法返还财产或恢复原状,只能以支付赔偿金的方式进行赔偿,在赔偿金的计算方式上,尚芳恩、尚艳峰应得的赔偿数额应按现行巿场价格计算实际损失,故安徽淮海资产评估事务所以2014年6月20日作为评估基准日,并依据宿国土资〔2011〕2号宿州巿国土资源局公告取二级地段住宅地价调整评估尚芳恩、尚艳峰的房屋价值并无不当,砀山县城管局认为皖淮资评报字[2014]21号《评估报告书》不能作为本案判决依据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尚芳恩、尚艳峰房屋附属物及装修已灭失,砀山县城巿局应赔偿尚芳恩、尚艳峰附属物及装修折款19778.56元。砀山县城巿局应返还给尚芳恩、尚艳峰被拉走的物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九条之规定,赔偿请求人要求人民法院确认致害行为违法涉及的鉴定、勘验、审计等费用,由申请人预付,最后由败诉方承担。本案中,评估费用11100元应由砀山县城管局负担。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本案中,搬家补助费、临时安置补助费、误工费、律师费、差旅费均不属于国家赔偿法的赔偿范围。尚芳恩、尚艳峰要求赔偿误工费、律师费、差旅费没有法律根据,其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房地产评估值677826,32元、赔偿原告尚艳峰房地产评估值706383,32元、赔偿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评估费11100 元;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尚艳峰附属物及装修折款19778.56元;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返还给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被拉走的物品;驳回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要求赔偿误工费、律师费、车旅费的诉讼请求。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予以维持。尚芳恩、尚艳峰要求赔偿搬家补助费、临时安置补助费没有法律根据,一审法院判决砀山县城管局赔偿尚芳恩、尚艳峰搬家补助费、临时安置补助费合计157335.57元不当,本院依法纠正。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宿州巿埇桥区人民法院(2011)宿埇行赔初字第00011号行政赔偿判决中的第一、二、四、五项,即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房地产评估值677826,32元、赔偿原告尚艳峰房地产评估值706383,32元、赔偿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评估费11100元;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尚艳峰附属物及装修折款19778. 56元;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返还给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被拉走的物品;驳回原告尚芳恩、尚艳峰要求赔偿误工费、律师费、车旅费的诉讼请求;

二、撤销安徽省宿州巿埇桥区人民法院(2011)宿埇行赔初字第00011号行政赔偿判决中的第三项,即由被告砀山县城巿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原告尚芳恩搬家补助费439,86元、临时安置补助费64219.56元,赔偿原告尚艳峰的搬家补助费630.45 元、临时安置补助费92045,7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向清

代理审判员 戴宝琴

代理审判员 程旭

二O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记员 庄明义

附件一:

原告的附属物及装修折款参照《尚芳恩附属物清单》计算的金额为:

……

附件二:

原告被拉走的屋内物品数量,被告拒不提供拉走时的清单, 参照原告提供的《行政赔偿申请书》、尚艳峰物品清单酌情认定。

……

〖律师点评〗

本案的代理有两点感触较深。

1、从违法强拆发生到终审判决历时七年多,期间经历了《国家赔偿法》的修改,当事人的坚持十分不易,一审法院的拖拉很不该(2011年起诉到2014年才作出一审判决),政府机构的不作为、冷漠十分可耻。

2、赔偿金额按照现行市场价格确定。

在违法强拆行政赔偿案件中,关于房屋价值是按照违法行为发生之时确定,还是按照法院判决时间确定,《国家赔偿法》对此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民法中的《侵权责任法》规定的是“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是按照民法原则执行,还是其他,实践中争议很大。一、二审法院对此均较为慎重,对此我们提出了相关的理论和案例依据,最终法院支持了,即“赔偿数额应按现行巿场价格计算实际损失”。

理论上,我国的《国家赔偿法》立法时所确立的原则是“填平补齐”的赔偿原则,而不是“惩罚性”的赔偿标准,即当事人所取得的赔偿数额以受到的损失为限。本案中原告人合法所有的房屋被非法拆除,对他的赔偿应当以能再次取得同等的房屋为限度。如按照违法强拆发生时为评估时点,已经不足以弥补原告被拆房屋的实际损失,应当按照现行市场价格计算实际损失。

实践中,已经有了类似的判决,并被最高人民法院收入指导案例中。虽然我国不是判例法国家,但是收集指导、典型案件已经成为最高人民法院的一项重要工作,并制定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明确各级人民法院审判类似案例时应当参照。

点评人:李金平律师


2018年6月30日 14:08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