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邓某某、李某某、刘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曾某故意毁坏财物罪案(长沙“11•04”专案)

〖裁定书摘录〗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4)长中刑一终字第00472号

原公诉机关湖南省长沙巿笑蓉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6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巿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朱孝顶,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9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月7日被逮捕,2014年7月8日经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法院决定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万天飞,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8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月7日被逮捕,2014年1月3日经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法院决定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刘建民,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金平,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邓××,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6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 月7日被逮捕,2014年6月26日经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法院决定被取保候审。

湖南省长沙巿笑蓉区人民法院审理湖南省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邓××、刘×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原审被告人曾×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于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曰作出(2013)芙刑初字第343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李××、刘×、曾×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 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湖南省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法院认定,2011年以来,吴莎、彭淑群、文映玲、段静玲等人因拆迁之事曾到北京上访。2012 年11月3日,吴莎、李香、段静玲、彭淑群、文映玲、眭建平、熊鹰等人到北京后,被政府接访工作人员安排乘坐京B09705号大客车返回长沙。吴莎(被告人邓××的妻子)、李香(被告人李××的妻子)、段静玲〔被告人曾×的妻子) 等人分别通过电话将上述信息告知家人。吴莎还将被告人刘×〔××××〕、被告人李××(××××)的手机号码告诉被告人邓××,要邓与两人联系,一起去接人。

同年11月4日,邓××先后与李××、刘×联系后,决定一起去京珠高速公路〔以下简称"京珠高速"〕平江服务区,趁吴莎等人进入服务区要求上厕所之机接人。李××将情况告知被告人曾×,并与接到妻子熊鹰电话的谢晖联系。同曰16时左右,邓××驾驶租用的赣CK7001号黑色现代伊兰特小轿车(搭乘陈梁彬)、李××乘坐张文广(李××的姐夫)驾驶的湘AC6N92号银灰色五菱面包车、曾×驾驶湘AE2842号面包车、刘×和张振华乘坐穆明德亲戚的湘A3XY01号红色尼桑车、谢晖驾驶湘A4XX81号银灰色别克轿车、刘福云驾驶湘AU8211号车(共计六台车,司机和乘车人员共计二十余人)相继赶到京珠高速平江服务区会合。因考虑到京B09705号大客车可能停车时间太短来不及接人,或者大客车不停靠服务区,不能及时掌握大客车的动向,为方便及时通报情况,经商量众人决定在京珠高速往长沙方向分路段守候。由邓××驾驶赣CK7001号车在汨罗收费站守第一站,李××乘坐张文广驾驶的湘AC6N92号面包车守第二站,刘×等人及另外的车停在平江服务区附近等候。邓××考虑到开车接听电话不安全、手机电量不够,将与他同车的陈梁彬的××××号手机号码告知李××。

当日从14时左右开始,吴莎一直用××××号手机与邓××的××××号手机短信联系,吴莎先后告知邓××已到孝感、武汉、咸宁、岳阳、平江;邓××告知吴莎自己已到平江及所驾车的车牌,要吴莎等人想办法使大客车进服务区。大约19时左右,在路边守候的邓××发现京B09705号车经过,即驾车跟随大客车。当邓××发现大客车没有停靠平江服务区时,随即打电话告知李××、刘×,刘×要求其乘坐的红色尼桑车赶紧去追大客车,在平江服务区等候的其他车辆也立即追赶。不久,李××打电话给邓××称大客车车速太快,其他车辆跟不上,要邓××想办法将大客车的车速压下来。邓××即驾驶赣CK7001号黑色现代车从超车道超过大客车后,逐渐减速。19时45分左右,邓××将行驶中的京B09705号大客车逼停在行车道上。邓以大客车差点撞上自己的车为由找大客车司机交涉。大客车上的接访干部胡超认出邓××是吴莎的丈夫后,告诫邓××这样做很危险。邓××提出担心吴莎会被拘留,胡超承诺不会拘留吴莎,并要邓××到高速公路出口处接人。随后赶上来的曾×对邓××说在高速公路上停车很危险,邓××遂将车开走。

停车大约五分钟后,大客车继续前行。当大客车行驶至长沙县境内的福临收费站附近时,李香打电话给李××称:吴莎心脏病发作。李××即打电话告诉前方的邓××,并要求同车的驾驶员张文广将车开到前边将大客车逼停。邓××驾驶赣CK7001号现代车在大客车前逐渐减速控制大客车的行车速度,张文广驾驶湘AC6N92号面包车靠大客车左侧行驶从超车道超车,斜插至大客车前面,两台车共同将大客车逼停在行车道上。曾×驾驶的湘AE2842号面包车、刘×乘坐的湘A3X701号轿车等前来接人的车,停在大客车附近的应急车道上。邓××要求大客车司机开门未果,遂从车窗爬入大客车,对胡超进行指责和推搡。曾×见大客车司机不肯开门,即从湘AE2842号面包车上拿出修车用的铁棍将大客车前挡风玻璃砸烂(该挡风玻璃价值人民币7800元)。大客车司机被迫将车门打开。李××、张文广等人上大客车接人。吴莎被人从大客车上抬至湘A3X701号红色尼桑轿车。邓××得知吴莎已上湘A3XY01号红色尼桑轿车后,强行将胡超拖上赣CK7001号现代车,驾车离开。大客车上的12名进京人员分别被六台接人的车接走。此次车辆被逼停及接人过程持续10余分钟。

该院另査明:2012年11月5曰,长沙巿芙蓉区定王台街道办事处干部胡超向长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第一治安管理大队报案。长沙巿公安局指定该案由长沙巿公安局笑蓉分局管辖,并成立了 “11.04”专案工作组,从长沙巿公安局国保支队、执法监督支队、网技支队、经侦支队、芙蓉分局、开福分局、天心分局、岳麓分局等单位抽调民警办案,开展调查取证工作。长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于同日立案。同曰20 时左右,长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民警在湖南省人民医院急诊室2楼将邓××抓获;同日20时左右长沙巿公安局开福分局民警在长沙巿开福区新港镇兴联村李××家中将李××抓获。同年11月7曰15时,长沙巿公安局天心分局民警在长铁高城小区楼下将刘×抓获。同年11月8日12时,长沙巿公安局天心分局民警在天心区傅家巷将曾×抓获,并根据曾×的交待扣押了放在湘AE2842号面包车内的铁棍。

该院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等。

湖南省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邓××、刘×为达到个人目的,相互配合,采取驾驶车辆拦截的方法将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的大客车逼停在行车道上,其行为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安全,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告人曾×故意毁坏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李××、邓××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刘×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且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邓××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邓××符合实行社区矫正的条件,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李××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被告人邓××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缓刑四年。三、被告人曾×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四、被告人刘×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免予刑事处罚。

上诉人李××上诉称:……

……

经审查,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刘×,原审被告人邓××共同商议,相互配合,采取驾驶多台车辆拦截的方法在高速公路上逼停正常行驶在行车道上的大型客车,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安全,其行为均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诉人曾×故意毁坏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上诉人李××、刘×,原审被告人邓××系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李××、原审被告人邓××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刘×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且犯罪情节轻微,可免予刑事处罚。原审被告人邓××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现,可从轻处罚。

针对上诉人李××提出"长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以外的其他公安机关无权管辖本案,相应的讯问、询问笔录应予排除"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关于排除长沙巿公安局开福分局、天心分局、岳麓分局、国保支队等公安机关收集的证据的申请,本院认为,长沙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抽调人员办理本案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一审判决采信的证据不属于应当排除的范围,对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釆纳,对辩护人的申请本院不予准许。针对上诉人李××提出:"李××被刑讯逼供形成的口供和2013年11月12日之前没有同步录音录像的供述应予排除"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相同申请,经査, 上诉人李××及其辩护人未提供李××被刑讯逼供的材料和线索,李××于2012年11月9日15时57分至19时19 分在长沙巿第一看守所所作的供述和2012年11月12日手书的供述形成时间和地点均符合法律规定,且由李××签名、捺印;其本人手书供述经多处修改,且在修改处捺印,说明李××手书供述时经过仔细回忆与慎重考虑。本案不属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没有同步录音录像的讯问笔录不属于必须排除的范围,对其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其辩护人的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针对上诉人李××、曾×提出"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法院未通知鉴定人、证人出庭作证,程序违法"的上诉意见及李××的辩护人关于通知相关证人、鉴定人到庭的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人、鉴定人是否有必要出庭由人民法院决定,长沙巿芙蓉区人民法院认为证人、鉴定人没有必要出庭,未通知证人、鉴定人到庭,不违反法律规定,对二上诉人的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釆纳,对上诉人李××的辩护人提出的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上诉人李××及其辩护人以无罪辩护、对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有异议为由要求本院二审开庭审理,本院认为,无罪辩护不是二审必须开庭的理由。李××的上诉意见、李××及其辩护人对事实、证据提出的异议与其一审对事实的异议、对证据的质证意见雷同,经本院审查,其异议不足以影响案件的定罪量刑,本院决定不开庭审理,对该要求本院不予准许。

针对上诉人刘×提出"一审判决认定刘×要求其乘坐的红色尼桑车去追赶大客车、刘×与邓××等人共同商议追赶大客车接人与事实不符,跟上大客车不是刘×指挥的"的上诉意见及刘×的辩护人提出的相同辩护意见,经查,一审判决没有认定刘×有指挥行为,原审被告人邓××的供述、上诉人刘×的供述、证人张振华的证言证明刘×与邓××等人商议采用驾驶车辆将大巴车逼停的方式趁机接人,当大客车未进服务区时,刘×要求张振华驾驶红色尼桑车去追赶,其上诉意见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针对上诉人李××提出"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观故意和行为;大客车被逼停没有造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上诉人李××无罪"的上诉意见及上诉人刘×与其辩护人提出"刘×的行为危害程度不能与放火、决水、投放危险物质等行为相当,上诉人刘×无罪,不能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从犯"的上诉、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李××、刘×等人经明确商议,采用驾驶多台车辆拦截的方式在没有任何警示的情况下截停在高速路行车道上行驶的大型车辆,且有多名人员在高速公路上下车,持续时间长达十余分钟,可能造成不特定多数人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其行为均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上诉人李××、刘×的上诉意见及刘×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釆纳。

针对上诉人曾×提出:"主观上没有毁坏财物的故意,曾×持铁棍砸坏大巴车的玻璃系紧急避险"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曾×实施砸毁大客车玻璃的行为没有排除吴莎的危险,无益于吴莎的救治,不属于为了使他人人身、财产或者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釆取的行为,不构成紧急避险,对其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邹啸弘

审判员 刘耀武

代理审判员 张新文

二O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书记员 胡 瑜

〖律师点评〗

近年来,访民与政府因上诉、截访的冲突不断发生,地方政府利用公权力打压的情况不在少数。本案就是一起因上访和截访引发的典型案件。访民亲朋在截访归途(高速公路上)撞拦下大巴,接走访民,却被加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在基本了解案情后,本所毅然对四位被告人提供了无偿的法律援助,其中一位被告人中途又另行委托了其他律师辩护,最终本所律师为其中三人提供法律援助至二审结束。

经过辩护,仅本人辩护的刘某被免予刑事处罚,其他三人仍分别被判三缓四、判一年八个月、判三年的有期徒刑。虽然本案已经终审,但是我们认为这是个“冤案”(理由详见附录:〖上诉状摘录〗)。

如此处理,案既未了,事更未了,既侵害了公民的合法权益,更伤害了中国法治。一些想法供大家参考:

一、本案的根源实为拆迁,因不满拆迁而上访,因此解决好根本问题才能化解矛盾,而“堵”解决不了问题,只会加剧矛盾和冲突。

二、国家机器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动用公权力打压的现象越来越多,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不断被滥用,上访的刑事处罚、行政处罚的风险越来越大。

三、刑事诉讼中二审不开庭审理的现象没有根本改观,公开开庭审理仍是少数。

四、司法公正没有落实,无罪就是无罪,不能以免予刑事处罚或缓刑代替。

本案的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根本不构成的,对于刘某判决认定“刘×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且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本身就自相矛盾。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就是以情节严重为前提,情节轻微如何能构成呢?而虽初起诉刘某就是以主犯起诉的。在经过激烈的辩护后,最终判决虽免予刑事处罚,但是仍被加以了有罪之身,因此法律的公正没有最终实现。

〖上诉状摘录〗

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李××、邓××、刘×为达到个人目的,想到配合,采取驾驶车辆拦截的方式法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的大客车逼停在行车道上,其行为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安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被告人刘×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均是错误的。

一、邓××等人主观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间接故意。

公诉人也认为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主观上需是故意,并认为邓××等人是间接故意。这是错误的。间接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放任这种结果发生。高速上拦车的危害结果应当是堵车、撞车。邓××、李××一切相关行为的目标是为了解救其亲人或朋友。如果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首先受害的是他们自己和他们力图解救的亲人。情理上他们绝不可能对这种危害结果持追求或放任的态度。客观情况是,邓××拦车是通过不断降速的方式进行,且整个行车速度并不快,说明目的只是想拦车,而不想发生交通事故,因此主观上显然不是放任。

二、在正常通行的高速公路上驾车追逐、拦截、逼停其他车辆侵害的客体是道路交通秩序。

在正常通行的高速公路上驾车追逐、拦截、逼停其他车辆违反的就是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造成重大事故才负刑事责任,其侵犯的客体是道路交通秩序。《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显然,对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行为,刑法是有专门条款规定的,应当严格适用。

三、拦停大客车、在行车道和应急车道上停车等客观行为均不构成犯罪。

一审判决认为“本案多台车在无警示的情况下违规停在行车道和应急车车道上,且有多名人员在高速公路上下车,持续时间长达十余分钟,后续车辆车速稍快或判断失误,都可能造成不特定多数人伤亡和重大损失,其危害程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所列举的放火、决水、投放危险物质等行为造成的危害程度相当。”这方面一审判决改变了公诉机关指控犯罪构成的理由。公诉机关是以上诉人等在高速公路上追逐、拦截、逼停大客车为由的。现一审判决以在高速公路上违规停车、接人,其危害程度与放火、决水、投放危险物质等行为相当。实际上,无论是追逐、拦截、逼停,还是违规停车、接人,其危害程度均不能与放火、决水、投放危险物质等行为相比,均不构成犯罪。

1、“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其中任何一项行为都是在现实生活中极少发生,一旦实施,损害后果必然发生,正常的社会秩序即遭破坏,因而被刑法严厉禁止的行为。另外实施这些行为的主观恶性极大,均是积极追求危害结果的发生,因此一旦有人实施其中任何一项行为,即使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要被按犯罪处理并且处以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而追逐、拦截、逼停、违规停车、接人均不是积极追求危害公共安全结果的发生,客观上邓××、李××拦车方式也没有积极追求危害公共安全结果的发生。起诉书所指控的四位嫌疑人在高速路上拦车并造成后车停车的行为和判决的违规停车、接人等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是大量发生、乃至时时处处发生,通常是不会造成严重的危害社会的后果。因此,对于这种行为,只要没有发生严重的损害后果,有些仅仅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因而属于应该被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更多的则是连违法行为都不算,法律不予追究的行为。拦车、违停、接人行为的危害程序与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行为危害程度并不相当。

2、从现有的法律规定看追逐、拦截、逼停其他车辆和违停、接人的行为也不没有达到危害公共安全的社会危害程度。

(1)追逐,如果构成犯罪,那么应当按照危险驾驶罪处罚。《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追逐竞驶”就是平常所说的“飙车”,是指在道路上,以同行的其他车辆为竞争目标,追逐行驶。具体情形包括在道路上进行汽车驾驶“计时赛”,或者若干车辆在同时行进中互相追赶,等等,既包括超过限定时速的追逐竞驶,也包括未超过限定时速的追逐竞驶。在道路上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才构成犯罪,判断是否“情节恶劣”,应从追逐竞驶造成的危害程度以及危害后果等方面进行认定。

本案事实是,车辆速度并不快,整个拦车过程,最高速度仅74公里/小时,多数情况下是10-20公里/小时,甚至几公里时速。(详见附件:邓××行车数据统计及与刘×手机通话时间对比)这样的车速在高速公路上显然构不上竞驶。追逐是你追我赶的状态,邓生记拦车仅是通过先压车后逼停的方式,且第一次拦车后,与胡超约定在出口等,之后邓××的车一直在大巴前引领。本案中没有追逐事实,即使存在也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2)拦截车辆,在相关法律规定中有明确的行政处罚规定,并不构成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九条规定:“任何单位、个人不得在高速公路上拦截检查行驶的车辆,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依法执行紧急公务除外。”和第九十九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八)非法拦截、扣留机动车辆,不听劝阻,造成交通严重阻塞或者较大财产损失的。  行为人有前款第二项、第四项情形之一的,可以并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有第一项、第三项、第五项至第八项情形之一的,可以并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可见拦截车辆在不听劝阻和造成交通严重阻塞或者较大财产损失的情形下,才仅给予行政处罚。需要明确的是第九十九条规定中的拦截是包括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车辆的。

从立法渊源看,拦截车辆的行为也未入刑。

《高速公路交通管理暂行规则》(1990年3月26日公安部发布)(废止)第十一条规定:“车辆因故障不能离开行车道或者发生交通事故时,驾驶员和乘车人必须迅速转移到右侧路肩上,并立即用路旁紧急电话或其他通讯设备报告交通警察。  除执行任务的交通警察外,禁止任何人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车辆。”和  第十五条规定:“机动车驾驶员违反本规则的,处警告、五十元以下罚款,可以并处吊扣六个月以下驾驶证;情节严重的,处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可以并处吊扣六个月以上十二个月以下驾驶证。  行人、乘车人、非机动车驾驶人以及其他人员违反本规定的,处五元以下罚款或警告。”

《高速公路交通管理办法[失效]》(1994年12月22日公安部令第20号)第二十条规定:“除执行紧急勤务的人民警察外,禁止在高速公路上拦截检查车辆。”和第二十八条规定:“除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所列行为和处罚外,对机动车驾驶员的其他违反交通管理行为,依照《条例》处罚规定的上限进行处罚。”

上述高速公路的立法史也可知,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车辆仅给行政处罚,没有达到犯罪的社会危害程度。

(3)逼停,在本案中不能作为单独情节,拦截的含义中就包括逼停,逼停是拦截的方法。

(4)违停、接人,对于违规停车、接人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等规定,视情节责令驶离、罚款、对机动车驾驶人扣分的行政处罚,也不构成犯罪。对于非驾驶员的乘车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也是给予行政处罚。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对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机动车停放、临时停车规定的,可以指出违法行为,并予以口头警告,令其立即驶离。    机动车驾驶人不在现场或者虽在现场但拒绝立即驶离,妨碍其他车辆、行人通行的,处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并可以将该机动车拖移至不妨碍交通的地点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指定的地点停放。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拖车不得向当事人收取费用,并应当及时告知当事人停放地点。……”和第八十九条规定:“行人、乘车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

《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2009版)中规定:“二、机动车驾驶人有下列违法行为之一,一次记6分:……(四)在高速公路行车道上停车的;(五)机动车在高速公路或者城市快速路上遇交通拥堵,占用应急车道行驶的;……”

《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自2013年1月1日施行的)中规定:“二、机动车驾驶人有下列违法行为之一,一次记6分:……(七)驾驶营运客车以外的机动车在高速公路车道内停车的;(八)驾驶机动车在高速公路或者城市快速路上违法占用应急车道行驶的;……”

综上所述,追逐、拦截、逼停其他车辆和违停、接人的行为均有对应的行政处罚,这均说明这些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没有达到刑事犯罪的程度。

四、上诉人刘×没有拦截大客车的共同故意,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不构成从犯。

整个案件中,上诉人刘×既没有与邓××、李××有拦车的共同故意,也没有配合拦车,更没有上大客车接人,因此一审认定上诉人为从犯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李金平律师


2018年6月30日 14:07
浏览量:0
收藏
首页    案例分析    邓某某、李某某、刘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曾某故意毁坏财物罪案(长沙“11•04”专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