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朱腊与长沙市岳麓区政府、岳麓区国土局不履行征地补偿安置职责案

[案情简介]

 朱腊系长沙市岳麓区川塘村下李家塘组村民,于2002年在自留地上建了一栋房屋,此后在此房屋内居住、生活。2006年朱腊婚后,该栋房屋明确为其所有,该栋房屋编号为川塘村下李家塘组13号。2008年朱腊女儿出生,其申请单独立户,经村委会同意,向国土部门申请宅基地使用证,因城巿规划控制原因未获批准。

2010年,因长沙市岳麓区梅溪湖片区新增用地项目,岳麓区政府发布征收土地,朱腊居住的房屋在征地拆迁范围内,但岳麓区征地办、区国土局以朱腊未取得建房许可为由,拒不对其补偿安置。2011年9月3日,长沙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岳麓区大队对朱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朱腊在三日内自行拆除位于岳麓区天顶乡川塘村下李家塘组13号房屋,否则将会同有关部门强制拆除。2011年9月21日,经被岳麓区政府决定,岳麓区组织公安、城管及天顶乡政府对朱腊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

朱腊向法院起诉长沙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岳麓区大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一审、二审均未获法院支持。

朱腊认为自己作为农村村民,享有单独立户后有申请宅基地的权利,依据长沙市人民政府《征地补偿安置若干问题暂行规定》第二条的规定,长沙市岳麓区政府、岳麓区国土局应当对其予以补偿安置。2012年7月,朱腊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一审法院支持了其诉讼请求。

长沙市岳麓区政府、岳麓区国土局不服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上诉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书摘录]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4)湘高法行终字第19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沙巿岳麓区人民政府。住所地: 长沙巿岳麓区金星北路517号。

法定代表人:周志凯,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王乐军,湖南越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晓辉,湖南越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沙市国土资源局岳麓区分局。住所地:长沙巿岳麓区金星北路一段517号。

法定代表人:吴建军,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光荣,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清觉,湖南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腊,女,×年×月×曰出生,汉族,住长沙巿岳麓区川塘村下李家塘组13号。

委托代理人:刘建民,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刘××,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95333部队现役军人,四级军士长。系朱腊之夫。

委托代理人:朱腊,系刘小平之妻。

原审第三人:刘××,女,×年×月×日出生,汉族, 住长沙市岳麓区川塘村下李家塘组13号。系朱腊之女。

法定代理人:朱腊,系刘睿轩之母。

上诉人长沙巿岳麓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岳麓区政府)、长沙巿国土资源局岳麓区分局(以下简称岳麓国土分局)与被上诉人朱腊、原审第三人刘××、刘××因政府不履行征地补偿安置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湖南省长沙巿中级人民法院〔2013 〕长中行征初字第027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湖南省长沙巿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朱腊系长沙巿岳麓区川塘村下李家塘组村民。2002年,因岳麓区柏家塘安置小区建设用地需要,朱腊一户165.11平方米房屋在征地拆迁之列,户主为朱腊之父朱晓定。2005年12月朱晓定户被安置于柏家塘安置小区二期11栋5号,当时朱晓定户拆迁安置人口共计5人,分别为朱晓定、妻刘爱群、女朱腊、子朱永、母亲邓凤英。2006年12月,朱腊与中国人民解放军95333部队现役军人刘××结婚,2008年1月生育女儿刘××。2008 年11月4日朱腊与女儿刘××单独立户。 ^

因长沙巿高新开发区农民安置用地需要,经湖南省人民政府[2004]政国土字第338号审批单批准,征收天顶乡川塘村、燕联村集体土地34.6277公顷,岳麓区政府于2010年4月1日发布了[2011]第011号《征收土地方案公告》,本次腾地23.403478公顷。朱腊一家居住的一栋建于2002年、面积206.5平方米的房屋在本次腾地范围之内,因该房屋未取得国土、规划部门建设许可,长沙巿城巿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岳麓区大队于2011年9月3日作出岳城综罚字[2011]第106 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该房屋为违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朱腊认为其房屋没有办理审批手续是因政府停办,征地拆迁应当按照每人45平方米标准认定房屋的合法面积予以补偿安置。2012年5月9日,朱腊以岳麓区政府和岳麓国土分局为被申请人向长沙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长沙巿人民政府2012年5月11曰收到复议申请后,于5月17曰通知朱腊补充证据材料,5月21日朱腊向长沙巿人民政府邮寄了补正材料。由于长沙巿人民政府没有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朱腊遂向湖南省长沙巿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限期履行法定职责,按照长沙巿人民政府规定,以135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的标准,对朱腊一户进行补偿安置;2、判令岳麓区政府和岳麓国土分局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另查明,朱腊因不服长沙巿城巿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岳麓区大队2011年9月3日对其作出岳城综罚字[2011]第106 号行政处罚决定,于2011年11月21日向长沙巿岳麓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长沙巿岳麓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2月15日作出(2011)岳行初字第114号行政判决,驳回朱腊的诉讼请求。朱腊不服,向湖南省长沙巿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湖南省长沙巿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4月19日作出长中行终字第0012号行政判决,驳回朱腊上诉,维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湖南省长沙巿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根据《长沙巿征地补偿安置条例》第三条和《长沙巿征地补偿实施办法》第三条、第四条的规定,县(巿、区人民政府负责本辖区内征地补偿安置工作的实施、协调、监督和管理,市、县(巿)、区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征地补偿安置相关具体工作。因此,对被征土地上的房屋依法认定和补偿以及对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予以安置是岳麓国土分局和岳麓区政府的法定职责,岳麓国土分局应按规定审核、拨付征地补偿费用,岳麓区政府是被征地农民住房安置的主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和《长沙巿征地补偿安置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征地安置对象为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二、宅基地是农民依法取得的用于建造住宅及其生活附属设施的集体建设用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朱腊因结婚生子达到自然分户条件后经公安机关批准单独立户, 根据农村居民"一户一宅"的原则,朱腊一户可以依法申请一处符合规定面积标准的宅基地。因城巿规划控制原因,朱腊所居住的房屋未得到行政主管部门建房许可,在征地补偿安置过程中应当适用长沙巿人民政府长政发【2008】30号《关于印发〈征地补偿安置若干问题暂行规定〉的通知》的规定。  

三、关于朱腊一户的房屋补偿面积的确定。朱腊一家居住的房屋因未取得国土、规划部门建设许可,被城管执法部门认定为违法建筑。长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补偿安置若干问题暂行规定》第二条规定:"确因政府规划控制停办了农民建房审批手续,且达到分户条件的农户而未批准建房的,经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村委会调查,确系他处无房、符合建房条件、有完善的生活设施且一直居住的农户的住宅房屋,报区、县(巿)人民政府征地办审查,在补交建房手续费后,按发布征地公告时农业人口 〔以户为单位)人均不超过45平方米的房屋建筑面积给予补偿"。2010年4月1曰,岳麓区政府发布征地公告时朱腊一户的农业人口为朱腊及女儿刘××,朱腊本人因岳麓区柏家塘安置小区建设在2005年12月已随父亲朱晓定一户得到了补偿安置,朱腊一户需给予补偿的农业人口为朱腊女儿刘××一人,被告应当按照一个农业人口的标准认定朱腊一户可获得补偿的房屋建筑面积。根据长沙巿国土资源局《关于实施〈长沙巿征地补偿实施办法〉有关问题的意见》第三条的规定,依照《征地补偿安置若干问题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三项按人口认定房屋建筑面积的,可以凭独生子女证增加不超过45平方米建筑面积予以补偿。因此,按人口认定房屋建筑面积时朱腊一户还应享受独生子女优惠待遇。

四、关于朱腊一户的住房安置问题。根据长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补偿安置若干问题暂行规定》第三条规定:实行货币安置的被征地农户,以户为单位,每人可按建筑面积80平方米购买均价为1200元力平方米的保障房;夫妻一方为农业人口、另一方为城镇居民的"半边户",经确认城镇居民一方没有享受福利分房、货币分房或者没有购买经济适用房以及未享受其他住房补贴的,以户为单位可增加一人购房指标,独生子女凭计生部门的"独生子女证"每证可以增加一人购房指标。

朱腊一户人口为三人,朱腊与其女儿刘睿轩为征地公告发布时在籍农业人口,朱腊因岳麓区柏家塘安置小区建设在2005年12月已随其父亲朱晓定一户得到了补偿安置,在此次征地过程中不能重复安置,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为刘××一人。刘××为1997年12月入伍的现役军人,服现役已达16 年,在部队无房且未享受过国家政策性福利分房,根据《退役士兵安置条例》的规定,可以在配偶所在地安置和由人民政府安排工作。因此,朱腊一户可以按照"半边户"和凭"独生子女证"分别增加一人购房指标,朱腊一户共计可以享受三人购房指标。

综上所述,岳麓区政府和岳麓国土分局在实施征地过程中负有对朱腊一户予以依法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朱腊提起诉讼的理由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一、岳麓国土分局在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按照一个农业人口及独生子女可以享受优惠待遇的标准认定朱腊一户的房屋建筑面积并依法予以补偿;二、岳麓区政府在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按三个安置保障住房购房指标对朱腊一户予以安置。本案受理费50元,由岳麓区政府和岳麓国土分局共同负担。

岳麓区政府不服,提出上诉称……

岳麓国土分局不服,提出上诉称:……

朱腊答辩称……

原审第三人刘××、刘××未答辩。

原审判决釆信的证据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原审判决审理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朱腊虽然已于2005年随其父朱晓定因岳麓区柏家塘安置小区建^被安置,但朱腊于2006年与现役军人刘××结婚,2008年生育女儿刘××,并于同年与女儿刘××单独立农业家庭户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有关农村村民"一户一基"的规定,朱腊户有权申请一处宅基地。因城巿规划控制原因,朱腊户建造居住的房屋未取得相关行政机关的建房许可,但根据长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补偿安置若干问题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一款〈三〗项"确因政府规划控制停办了农民建房审批手续,且达到分户条件的农户而未批准建房的,经乡(镇)人民政庥、街道办事处、村委会调查,确系他处无房、符合建房条件、有完善的生活设施且一直居住的农户的住宅房屋,报区、县(巿)人民政府征地办审查,在补交建房手续费后,按发布征地公告时农业人口 〔以户为单位)人均不超过45平方米的房屋建筑面积给予补偿"的规定,在征地补偿安置过程中,仍应对朱腊户给予补偿安置。岳麓区政府和岳麓国土分局上诉认为朱腊户不能申请宅基地建房,不能适用长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补偿安置若干问题暂行规定》,不应予以补偿安置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岳麓国土分局上诉称原审判决与已经生效的朱腊诉长沙巿城巿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岳麓区大队城建行政处罚案判决,关于补偿的问题互相矛盾。经查,该生效判决主文及本院认为部分均未涉及补偿问题。故该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 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理程序正当,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长沙巿岳麓区人民政府和长沙巿国土资源局岳麓区分局各负担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鹏

                                          代理审判员 郑  波

                                          代理审判员 张少波

                           二○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书  记  员 刘柯岑

               

[律师点评]

    一、本案涉及的是在征地拆迁过程中对征地红线内未办理建房许可手续的房屋应否补偿安置的问题。本案当事人的房屋自2011年9月被当地政府组织强拆至此终审判决作出,历时三年多,过程可谓漫长曲折,最终能达到诉讼目的,实属不易。

二、本案及时调整了诉讼方向。为能达到获得补偿安置的目的,房屋被强拆后我们对长沙巿城巿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岳麓区大队城建行政处罚决定向法院起诉,一审和二审均未获法院支持,岳麓区城管在诉讼过程中多次强调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并不妨碍当事人作为村民所应得到的利益。尽管岳麓区政府组织对涉案房屋予以强制拆除的行为违反行政强制法的规定,经过分析胜诉的可能性很大,但就是法院判当事人胜诉,也很难达到补偿安置的目的。

根据土地管理法规定的“一户一基”原则及长沙市当地的规定,最后选择以长沙市岳麓区政府、岳麓区国土局不履行征地补偿安置职责(行政不作为)为由向法院起诉。

三、本案也同样遭遇了行政诉讼立案难、胜诉难的问题,

该案当事人自2012年7月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材料,但法院迟迟不予立案,录事人和代理律师多次找法院的相关部门,法院于2013年7月才决定受理,立案的时间就花了近一年。

由于长沙地区此前没有类似案例,基于该案的敏感性,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听说有关部门也要求法院对此案要慎重考虑。虽然法院最终顶住压力作出了公正裁判,但作出一审判决的时间已经到了2014年7月,一审的审理时间达到了一年,远超法律规定的审理期限。


2018年6月30日 14:04
浏览量:0
收藏
首页    案例分析    朱腊与长沙市岳麓区政府、岳麓区国土局不履行征地补偿安置职责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