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思想】王才亮:拆迁领域“软暴力”的定罪之123

 

​王才亮律师

 一个追求公平正义的非著名律师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兼职教授,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曾兼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副主任,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

 

 

才行法道  良举公正

 

前言

 

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予以适用。该意见适用半年以来的情况看,无论是操作性还是社会效果都应当予以肯定。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包括拆迁领域在内的社会上明火执仗的打打杀杀明显减少,有的人就已经在欢呼斗争的胜利时,我认为树欲静而风不止,斗争仍没有到达可以欢呼的程度。而且我对这场斗争的最终走向并不乐观。原因在于中国黑恶势力最猖獗的领域是拆迁领域,黑恶势力最公开的组织是拆迁公司,这是公开的秘密。表面上看公开的打打杀杀少了,但是软暴力逼迁仍然普遍存在,让所谓“和谐拆迁”成为了口号。到现在为止,我没有看到对拆迁领域黑恶势力的认真的有效的打击。所以,在肯定这个《意见》的正面意义的同时需要再一次公开呼吁对这些领域的黑恶势力要除恶务尽。

 
1
 

《意见》明确界定所谓 软暴力,是指人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对他人或者在有关场所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的行为,或者足以影响、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手段。

 

《意见》所界定的这些软暴力,在征收拆迁领域,是普遍的存在。受害人对此类问题报警往往不被受理,告状无门。这个问题严重扭曲了社会公平,使人民群众对于司法公正和当前扫黑除恶的效果的认同大打折扣。

                              

 
2
 

 

 征收拆迁引发的社会矛盾,是当前社会矛盾的集中的区域。在这一领域激化矛盾的重要原因是征收拆迁一方聘用拆迁公司等组织进行暴力(包括软暴力)拆迁,侵害被征收人的人身权财产权,广大被征收人对此深恶痛绝,是当前社会矛盾激发的源头之一。作为从事这一领域法律与实务研究的学者和专业律师感同身受。

 

多年以来,我一直呼吁地方政府在组织实施征收拆迁工作中要与黑社会势力坚决切割,绝不能滥用职权,依靠黑社会势力采用暴力拆迁的手段来搞城市建设,因为这种做法不符合中国共产党党章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规定。扫黑除恶斗争开始以来,我更是在多个场合,以多种形式呼吁要十分重视征收拆迁领域的黑社会犯罪问题。

 

让我感到十分遗憾的是,我的呼吁由于人微言轻,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在全国对征收拆迁领域的黑社会犯罪问题,没有认真展开认真的扫黑除恶斗争。打打杀杀的硬暴力少了,《意见》所指出的“软暴力”依旧猖獗,这个问题证明拆迁领域扫黑除恶与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当然不会自己跑掉。需要重视的是即使是“硬暴力”在征收拆迁领域仍然时有发生,而过去已发生的暴力拆迁,造成人身伤害的犯罪案件,也没有得到认真的处理。伞还在,黑社会势力还在。

                        

 
3
 

根据《意见》,“软暴力”是指行为人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对他人或者在有关场所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或者足以影响、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手段。由此软暴力可能涉嫌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诸多犯罪,如果符合刑法规定的要件,当然应当定罪处罚。

  

当然,对于“软暴力”的刑事追究应当有一个时间上的界限,不可能无限制的溯及以往。对此,我的意见是《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实施为界限。

 

早在2013年10月30日,我给国家工商总局寄了法律建议书,建议停止对现有“房屋拆迁公司”年检及对该类公司工商登记,但未见回音。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如此辛苦?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减少黑拆、血拆。

 

从近些年来拆迁血案来看,相当多的流血是拆迁公司所为。例如2013年《中国青年报》披露的江苏省南通市的先锋镇就是以拆迁公司出面组织多起暴力强拆,而公安部门与法院均以是民事纠纷而拒绝被拆迁人的求助。一些拆迁公司已经是黑社会组织,这样的模式还有蔓延的倾向。如此下去,法治何在?

 

拆迁公司的设立是以《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为法律依据,但该条例已经废止。而2011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5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可以委托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承担房屋征收与补偿的具体工作。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不得以营利为目的”。让拆迁公司关门在立法上已经明确,有关当局装糊涂的结果使得拆迁领域的暴力拆迁行为屡禁不止。

 

附:《关于尽快停止现有“房屋拆迁公司”年检及对该类公司工商登记的法律建议书》

 

国家工商总局暨张茅局长:

 

《公司法》第六条明确规定:设立公司,应当依法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设立登记。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设立公司必须报经批准的,应当在公司登记前依法办理批准手续。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2005年修订)第二十条第四款同时规定: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决定规定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必须报经批准的,还应当提交有关批准文件。另外该管理条例第十条规定:公司的登记事项应当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公司登记机关不予登记。因此,任何公司的合法成立都必须经过工商登记部门合法程序为前提,法律、法规规定设立公司须报批的更应严格遵守相关规定。

 

2001年《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以下简称“2001年《条例》”)第10条规定:“拆迁人可以自行拆迁,也可以 委托具有拆迁资格的单位实施拆迁。”,而2011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5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可以委托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承担房屋征收与补偿的具体工作。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不得以营利为目的。”该条文规定的受托人是“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但目前尚无对其组织形式的具体规定。两条文对比可以看出,现行条例规定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不得以营利为目的,这就使得2011《条例》生效之前的“拆迁公司”丧失了成为现行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主体的资格,也就失去了其合法性。按照2001年《条例》有关规定,建设单位是拆迁人,可以自行拆迁,也可以委托拆迁单位实施拆迁。由于拆迁速度和建设单位、拆迁单位的经济利益相关,容易造成拆迁人与被拆迁人矛盾激化,为避免矛盾激化,从促进和谐以及社会稳定的角度出发也不适宜对该类公司核发工商营业执照。

 

此外,“拆迁公司”合法存在的前提和法律依据已不存在。拆迁公司在《条例》生效前进行工商登记的相关依据为1991年原建设部制定的《城市房屋拆迁单位管理规定》(已失效),其对城市房屋拆迁单位的资质作出了规范性要求。其中,第3条规定:“本规定所称城市房屋拆迁单位(以下简称房屋拆迁单位),是指依法取得拆迁资格证书,接受拆迁人委托,对被拆迁人进行拆迁动员,组织签订和实施补偿、安置协议,组织拆除房屋及其附属物的单位。”;第4条规定:“设立房屋拆迁单位必须具备下列条件:(一)有上级主管部门同意组建的批准文件;(二)有明确的名称、组织机构和固定的办公场所;(三)有与承担拆迁业务相适应的自有资金和技术、经济、财务管理人员。”第五条“房屋拆迁主管部门应当依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本规定,对申请设立房屋拆迁单位进行资格审查,对审查合格的单位颁发《房屋拆迁资格证书》(以下简称《资格证书》),对房屋拆迁单位和自行拆迁单位的业务工作进行指导、监督和检查。未经批准发给《资格证书》的单位不得接受委托拆迁。具体资格审查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房屋拆迁主管部门制定。”

 

上述规范性文件随着《条例》的实施,已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于2011年1月颁布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所废止,就目前而言,并无对房屋征收实施单位资质等相关问题作出统一规范,而在《条例》生效后,为此类特殊业务的拆迁公司进行工商登记以及年检都于法无据。

 

综上所述,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现的新行业:拆迁公司。作为拆迁实施单位一直游走在金钱与权力,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之间。2011年征收条例明确禁止征收实施单位以牟利为目的,使牟利为目的的拆迁公司就失去合法性。然而,在一些地方,拆迁公司并未消亡,其组织大量的暴力拆迁严重影响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影响社会稳定。

因此,作为长期从事房屋征收与拆迁相关法律研究的学者和执业律师紧急建议贵局采取必要的行政措施,从现在起不再对涉及房屋拆迁业务的公司核发工商营业执照,对现有的拆迁公司不予年检,并责令歇业清算。

上述意见,请予重视.

 

此 致

 

敬 礼!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

律 师:王才亮

2013年10月30日

联系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太平街6号富力摩根中心E座318室

联系电话: 010-59361446/7/8

 

参考文献:

[1]  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2]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历史文章

上善若水

 

法官批评政府违法行为的视频为何受到追捧?

 

晋宁2014.10.14血案的辩护词

 

行政案件原告是依法治国的重要力量

 

中国经济能够正常发展吗?

 

闲聊才良

 

闲聊中国律师--写在建国70周年之际。

 

【闲聊】为宇路的故事

2019年11月6日 20:06
浏览量:0
收藏
首页    才良研究    研究动态    【思想】王才亮:拆迁领域“软暴力”的定罪之123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