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法官批评政府官员解读二:最高法审判长怒斥地方政府漠视开发商强拆,这一怒民心所向!扫黑除恶不能遗忘强拆民房

 

本文作者 朱孝顶律师

 独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朱孝顶,安徽人,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刑辩律师,专注于刑事辩护、行政诉讼。代理过国内多个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案件,如常州三圣寺众僧侣被控妨害公务案、山西程幼泽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案、宁波428被暴力案等。

 

 

 

这几天,一段庭审视频刷屏了!

 

无论是专家学者、专业律师,还是普通百姓,我所知所见,无一人不为这个审判长鼓掌叫好!即便是悲观如我,已经愤而退出征地拆迁案件代理多年,亦由衷地大呼过瘾。随即,各大新闻媒体闻讯而动,仅我所见,就有澎湃新闻视频、上游新闻、新京报《我们》视频、腾讯视频、优酷视频、爱奇艺视频……几乎所有有视频栏目的网站均有转载,新京报社评《审判长怒斥政府强拆、“硬核”捍卫民众权益》、新京报《审判长当庭怒斥地方政府漠视强拆,这场面极度舒适》……

2019年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正在审理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同袁作权、黄晓泉房屋行政强制两案。开发商瑞鸿公司强拆一栋楼并把居民连夜赶出去。而区政府对此行为采取漠视态度。

审判长当庭斥责地方政府:“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一栋楼就拆了,你们有没有追究他的刑事责任?锅,不是这么背的!”审判长就是这么霸气地回怼:“老百姓还有一个安全的环境和秩序吗?”“现在政府都没有权力去拆房子,也要申请强制执行……

久违了的酣畅淋漓,久违了的万众一心,久违了的发自内心的感动,所有这一切只是因为,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的一个担任审判长的法官,在庭审当中的几句话。(详见原文章:最高法审判长怒斥地方政府漠视开发商强拆,这一怒民心所向!扫黑除恶不能遗忘强拆民房

 

房屋行政强制-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

 

 
 
 

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一栋楼就拆了,你们有没有追究他的刑事责任?锅,不是这么背的

 

 

01

最高法院巡回法庭法官:

扫黑除恶区政府不能无视开发商强拆民房

 

网络疯传的这段庭审视频,来源于中国庭审公开网其链接为: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4470835 ,中国庭审公开网上的案情简介“再审申请人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因诉被申请人袁作权、黄晓泉房屋行政强制两案。”经过媒体报道后,该庭审直播视频点击量迅速超过了10万人次。
郴州北湖区政府拿瑞鸿公司出具的“自认拆迁”证明,企图证明强拆实施者为“公司”与区政府无关。审判长认为“将强拆责任推给开发商”不符合常理和法律规定,当地政府对此严重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的行为应当予以追究,扫黑除恶大背景下,开发商自认违法强拆“背锅”不应再继续;开发商无权强拆民房,征收条例自2011年1月实施以来,政府早已没有行政强拆权力了;地方政府不能、不应漠视强拆中存在的、显而易见的违法犯罪,地方政府不能也不应无视公安机关在“强拆名义下的犯罪”方面的不作为。

 

  1. 开发商强拆仅仅民事赔偿是远远不够的,应继续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视频显示:区政府表示被申请人的房屋是瑞鸿公司自己强拆的,被申请人讲述强拆发生在晚上,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拿着大铁棍破门而入,将其和老伴强行带出涉案房屋并实施了强拆。
在视频中最高法院法官说:“按照你们讲的,是瑞鸿公司自己的行为,而且他的行为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你们有没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道理并不复杂。仅从庭审视频内容判决,参与强拆人员至少涉嫌两项罪名,故意毁坏财物罪与非法侵入住宅罪,而且还极有可能涉嫌黑恶势力犯罪。正如审判长所说,在扫黑除恶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不应该承担责任?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这一群人员的行为已经涉及到非法侵入住宅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 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2.强拆权,不仅个人、公司没有,政府也没有权力实施强拆!
区政府代理人陈述强拆的理由:”他们双方是有《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的。“
最高法院法官立即予以谴责,”有合同也不能拆!他有什么权力拆人家房子?我们那条法律规定,包括政府都没有权力去拆房子。你看一看法条写的,政府有权力拆房子吗?也要申请强制执行呀!一个公司签完合同,可以把人家一栋楼给拆了吗?还把人连夜都赶出去了?我们老百姓还有一个安全居住的环境吗?我们的法律在哪里呀”?
2011年1月实施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已经废除了政府的行政强拆权力,强制拆除权只能由人民法院行使。《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的“行政强拆权与司法强拆权”,到了2011年1月之后,“行政强拆权彻底寿终正寝,彻底退出了合法的舞台”。但在全国各地,自2011年1月征收条例实施之后,各种野蛮强拆、暴力强拆亦未减少,甚至于有些地方政府或明或暗还在参加强拆。
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八条“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人民法院裁定准予执行的,一般由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实施,也可以由人民法院执行。
《行政强制法》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应当遵守下列规定: (一)实施前须向行政机关负责人报告并经批准; (二)由两名以上行政执法人员实施; (三)出示执法身份证件; (四)通知当事人到场; (五)当场告知当事人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理由、依据以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 (六)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七)制作现场笔录; (八)现场笔录由当事人和行政执法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当事人拒绝的,在笔录中予以注明; (九)当事人不到场的,邀请见证人到场,由见证人和行政执法人员在现场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 (十)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程序。
3.强拆类刑事案件,地方政府不能也不应将其归入刑事自诉范畴。
庭审视频中,区政府的代理律师称被拆迁人对于强拆不服,可以提起刑事自诉。
对此,最高法院的法官立即回应:这不是自诉案件啊,你作为律师应该懂得呀。
将强拆类的刑事案件纳入刑事自诉范畴,不仅仅是郴州北湖区政府做法,甚至于说全国各地都存在这种错误认识。这就是为什么公安机关而对被强拆者的刑事报案,往往不予立案,不愿启动刑事侦查手段,往往将被强拆者推动只能依靠自力救济,只能自己去收集证据自己去提起刑事自诉。由于公民个人收集、调查证据的能力和条件跟国家侦查机关不可同日而语,致使被强拆者往往没有能力提起刑事自诉,即便提起刑事自诉,也往往因为调查取证能力的欠缺而无法将真正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众所周知,刑事自诉案件的无罪判决率之高,无罪判决数量之多,与公诉案件中无罪判决率与无罪判决数量是完全不同的。
关于刑事自诉,法律规定被害人、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为了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而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
刑事自诉案件的范围具体如下:
1)告诉才处理的案件共有四类案件:虐待案、暴力干涉婚姻自由案、侮辱诽谤案、侵占案。
(2)人民检察院没有提起公诉,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共有八类:故意伤害案、非法侵入住宅案、侵犯通信自由案、重婚案、遗弃案、生产销售伪劣商品案、侵犯知识产权案、属于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对被告人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案件。
上列八项案件,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对于其中证据不足,可由公安机关受理的,或者认为对被告人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应当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3)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已经作出不予追究的书面决定的案件。
对于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被害人直接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对其中证据不足,可由公安机关受理的应当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安机关侦查刑事案件涉及人民检察院管辖的贪污贿赂案件时,应当将贪污贿赂案件移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侦查贪污贿赂案件涉及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应当将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在上述情况中,如果涉嫌主罪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由公安机关为主侦查,人民检察院予以配合;如果涉嫌主罪属于人民检察院管辖,由人民检察院为主侦查,公安机关予以配合。

 

02

包头市昆区政府征收期间发生的强拆:

仅刑事追究自首的一人,法律尊严何在?

 

包头市昆都仑区政府在2011年新征收条例实施后就对青年路十五号街坊的房屋作出了征收决定和房屋补偿决定,但因征收补偿标准不合理,始终未能达成征收补偿安置协议。2013年元旦凌晨一点,就在包头市的闹市区数十名不明身份人员手持铁棍、木棒还有摄像设备,开着挖掘机等大型设备,闯入广德商贸公司大院,踹开房门将居住在房屋内王士涛一家四口暴力限制人身自由,带到包头市一家小宾馆里关押,将广德商贸公司及王士涛的家完全摧毁。这个叫冯国民自称是强拆案件的组织者,在案发六天后向公安机关“自首”。该案六年后,才在包头市昆都仑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下面的视频是王士涛当庭陈述野蛮强拆的过程:(详见原文章:最高法审判长怒斥地方政府漠视开发商强拆,这一怒民心所向!扫黑除恶不能遗忘强拆民房

 

即便是冯国民500万元人民币入股当代公司,该公司开发的此项目因为被害人而无法开工,为了投资收回成本,那也不是冯国民可以实施犯罪的理由。但就是这样一个对社会造成重大危害的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关押20多天,居然取保候审到今天。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包头市昆都仑区政府在征收期间,对于建设单位参与强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法官的说法,是不是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包头昆区政府能不能仅将强拆责任归于实施犯罪的个人而免除自己的责任?
 

 

03

郑州“一指没”书记主政期间,

暴力强拆分子罕有被追究刑责者

 

全国人民熟知的“一指没”书记吴天君,因其主政期间的强拆力度而闻名于世。郑州暴力强拆无论范围之广、数量之多、手段之狠、花样之新,注定会在历史上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那时的郑州,人大政协公检法以及政府的各个局充任了史上最豪华的拆迁指挥部。诸如半夜扮鬼叫、门口放钉板、泼粪逼迁、泼漆逼迁、拍砖砸门、暴力殴打……
甚至于有些拆迁指控部还公开叫嚣“打伤看病,打死赔钱”,比如郑州市“金水区寺坡六里屯连片改造项目”了。该项目启动后,有官员放话,该项目的负责人江书记会在该项目完成后,升为副区长。所以该征收区域在2014年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没有签订任何协议的情况下,强拆了六十多户,而今五年过去了,被强拆的家庭仍未获得应有的补偿安置。而实施强拆的人员,几乎没有人被追究法律责任。((详见原文章:最高法审判长怒斥地方政府漠视开发商强拆,这一怒民心所向!扫黑除恶不能遗忘强拆民房

 

《中国青年报》在2015年的2月2日对该征收区域的暴力强拆作了专题深度报道。

 

 

 

04

最高法院法官怒斥的地方政府漠视强拆

法律救济何时才能真正改正发挥威力?

 

2013年时媒体即已报道:征地强拆已经波及到全国六分之一的家庭。
这也是为什么最高法院巡回法庭的法官会引发全社会的拥护支持的真正原因。全国人民迫切希望出现公正无私、申张正义的好法官,全国人民对于那些敢于仗义执言的好法官是发自内心的拥护与爱戴。
那些埋头苦干、为民请命的人,人民群众会永远信赖他们、支持他们。
 
 

END

 
 
 

朱孝顶律师的系列文章

常州三圣寺与化工厂火灾背后:法律监督亟待强化

 

不是黑恶犯罪的,一个也不应凑数!程幼泽案不应起诉之律师意见书

 

同监室释放人员来电(录音):快救释宗才出来吧!监室有肝炎病患者,快被折磨完了!

 

感染传染病及双臂有终生致残的危险的宗才法师,常州经开区法院决定不予取保候审!

 

纠正三圣寺错案,还释宗才自由—释宗才取保候审申请书

 

抵制化工污染而引发的常州三圣禅寺众僧被控妨害公务案:共同犯罪一案为何强拆成两案分别开庭?

 

 

2019年10月23日 19:07
浏览量:0
收藏
首页    才良研究    法官批评政府官员解读二:最高法审判长怒斥地方政府漠视开发商强拆,这一怒民心所向!扫黑除恶不能遗忘强拆民房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